tirsdag 25. desember 2012

圣诞快乐

祝大家有一个快乐的圣诞。

mandag 12. november 2012

自由

一则笑话:

请指出下列三种人的共同点:

  • 朝鲜人
  • 刚在婚书上签了名的男人
  • 果粉

答案:他们都以为他们是自由的。

http://www.digi.no/905737/med-enerett-paa-ipad-fasongen

mandag 29. oktober 2012

秋去 + 发呆

上两篇文才写秋来,结果今天一觉醒来往窗外看就看到满地的白雪。秋天正式过去。如无意外,白雪会一直伴随着我们度过未来5个月。

关于发呆,自己其实非常喜欢发呆的。开车的时候(试过有一次本来要载儿子去幼儿园,途中发呆往公司开去,直到儿子开口唱歌我才想起要先去幼儿园),坐公车的时候,早上醒来到起床之间的时间。基本上我大部分的个人独处时间都是用来发呆的。

发呆的时候其实脑袋是一直以高速转动的。想到一件事情,然后又因为一个链接,后来又跳到另一件事情。偶尔太离题的时候又回去想到底是怎样从之前的事情跳到这里。

想的最多的是在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对话,把所有可能被问到的问题预先想好,再配以预先想好的答案。甚至如何把对话带动到自己喜欢讲的话题。老婆说我反应快,其实她不知道很多东西其实是早就想好的了。

另外还会把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拿出来细想,把所有解决方案分析,执行的先后,全都想清楚。最经典的例子是在下换房子的时候。其实换房子的概念早就酝酿在自己的脑后。只是不断的想房子应该在哪里,多大,多贵的才能负担得起。到我发现了一套跟自己想好的很接近的房子的时候,立刻动手,2天内把房子买了,贷款办了。朋友们都说我是疯子,但其实这是一个经过细想的决定,也是我做过最对的决定之一。

最近发呆比较多,那我在想什么呢?是工作。客户那里已经正式申请拨款用来招聘在下。部门经理问我的意向如何,我不敢说肯定过当,但我满意他的条件(的确要减薪,但比想象中少)。然后就跟自己公司的老板谈,主要的是想知道公司对未来展望的方向是否跟在下未来职业规划是否匹配。谈话的结果可以说是可以,但也不完全让我excited。留下来,做技术会越做越好。走,技术以外的经验,前途都比较好。跟朋友讨论过,这机会太难得,错过可惜。

其实心里已经差不多决定要走,但一天没有看到聘书,都不用立刻做决定。之后就开始发呆在想怎样跟老板开口。好歹现在公司打算给我一个类似于Team Lead的工作,还没有上任就辞职,的确很难开口。所以现在不断在找理由去支持我的决定。

未来一个月恐怕要常常发呆。

mandag 22. oktober 2012

乒乓球

上周末的乒乓球比赛,我队三战全胜,9比1,9比1,9比1,现在暂时排第二名(第一名的球队以升班为目标,也是三战全胜,10比0,10比0,10比0)

在下第一战选择观战,没有参与单打,只在压轴的双打出来热身,轻松获胜。之后在那两场比赛打了6场单打,5胜1败,唯一的败仗输得很不甘心,面对排名分比我高的对手,领先2比0的大好优势,连输两局,决胜局由落后5比9到反超前10比9拿到决胜分,却出现桌边球变成10比10,最后以10比12输掉。

整体发挥不错,队友互相支持,加油,气氛良好。

下次比赛在11月17号,期待中。

今天出发的时候特意把后备球拍留下,想到儿子知道自己去比赛,肯定也想打球。结果回家的时候孩子拿着球拍跑过来说:'爸爸打乒乓球'。之后回来又跟他打了一会(他太矮,把地板当球桌)。发现跟儿子打乒乓球,乐趣不下于跟其他球队比赛。之前的闷气也一扫而空。

除了球技,从儿子两星期前的:'爸爸打乒球' 到现在的‘爸爸打乒乓球’,儿子的语言能力也有进步了。

tirsdag 16. oktober 2012

秋来 + 入门leadership challenge

挪威的秋天,雨多,空气开始变冷,树叶开始变黄,而早上起来的时候,天越来越黑。

习惯了天亮起床的我,结果越来越晚起床。

项目进入测试期,项目经理要求每人必须九点到公司,今天到公司的时候看钟,8点55分。

之前说过想转型,不想再做技术,所以有好一段时间陷入沉思状态,后来发现,自己的领导能力其实非常差。

现在的项目,由于我的主动,被安排负责所有关于development的事情。这等于由我来负责所有developer(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一共两个人),但就单单要负责另一个人,已经让我了解其实leadership这东西真的很复杂。

他很听话,很随和,但比较被动。而我,由于忙的关系,很难给他有效地安排工作。

本身的工作已经很多,加上代表developer出席的会议,让我把给他安排工作的这个任务的priority降到最低。其实这是错得离谱的,因为只有给他适当的安排工作去帮轻我,才能为我腾出多一点的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

项目进入测试期之后,由于时间很赶,项目经理开始焦急,连带我也一起焦急,然后他刚好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问了一些很烦,很简单的问题。结果我用了不耐烦和很重的语气半骂半说了他。

为了这件事情,我自我检讨了一天。第二天见到他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他道歉。他微笑说没什么,他都忘了,但我还是非常过意不去。

看来想当什么Project Manager, Product Manager都是废话,学不好The art of leadership做什么都做不好。

老婆的公司在很多地方都有度假屋让员工可以用很低的价格租住一个周末/星期,老婆一口气定了4个。看来这个冬天我都要在雪山森林里面做一只真正的雪山飛狐了。

上周末的乒乓球比赛,1400分以下的人才能参加的比赛,在下1217分,24个参赛选手当中排第七,最后排名第四。除了排名的奖品之外,还得到体育精神奖,高兴。

onsdag 10. oktober 2012

近况....again

最近这里真的少来了很多,来了也只来得及写近况,让这里的人知道我还没有把这里忘记。

之前说的关于工作方面的问题,最后都没有成事,他们后来跟我说不可能现阶段聘用我,但会跟我续约一年。没关系,反正我在现在的公司也过得不错,这次事件也让我有机会考虑自己以后该往哪个方向努力。

刚刚加入了挪威的一个华人组织,顺便当选为董事会委员。反正自从没有做餐馆之后有多出来的时间,就用这时间好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吧。在里面可以认识很多新的朋友,和在一个不同的环境下跟不同的人合作做不同于白天工作的事情。任期两年,热烈期待中。

孩子现在顽皮得很,但顽皮得来超可爱,所以除了我之外,没有人能忍心惩罚他。但很奇怪,他并没有因此不喜欢我而更喜欢宠他的妈妈和外婆,反而还是在晚上哭的时候哭着找爸爸。

一年的乒乓球训练得到成果了,在上月底的一个乒乓球比赛,由于排名分低的关系,被编到B组,然后在B组的比赛拿到第三名。看着自己这辈子第一次赢的奖杯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更重要的是,这也是第一次妈妈来看我的运动比赛。自小由于忙于餐馆以及之后在美国留学,父母一直没有空去看我的运动比赛(高中毕业我妈有出席)。这次她第一次来看我而我顺利得奖,意义重大。当然,在简单的颁奖仪式上,在下抱着儿子在颁奖台的照片也是很值得留念的。得第一和第二名的都是十二岁的小孩,果然年轻可畏。这星期又有乒乓球比赛,在下还得加油。

昨天刚刚代替老板出席一个微软的合作伙伴Conference, 重点推介视窗8和相关产品。这次出席的人都是替自己公司定下策略的高层。除了挪威微软的CEO是我前公司的CEO, 在旧公司有过几面之缘之外,在下在里面一个人都不认识。只能跟着Sales Director去多认识一些人。多微笑,握手,自我介绍成为指定动作。这次会议获益良多,知道之后自己该专注于微软以后的哪些产品,和怎么跟客户建议用微软的产品去解决客户的问题。老板在30个员工当中选我去代替他出席这个会议,我想就算怎样,起码我都已经在他心目中建立的好印象吧。

未来一星期项目进入测试期,要忙了。下星期本来要去的Course被迫延期到12月,也好,反正12月我在假期模式,不用上班去听课更爽。

双十,希望台湾的朋友节日愉快。

mandag 17. september 2012

去还是不去?

收到信息,在挪威的华人团体打算明天918去日本大使馆抗议。

自己内心在斗争该否参与。去,是因为918,我们忘不了81年前的918事变,以及之后日本为中国所带来的苦难。不去,是因为连祖国都不要的钓鱼岛,人民去争都是徒劳,尤其是远在天边的我们。

反正从公司出发去示威地点只需10分钟,先想好然后明天才决定吧。

torsdag 6. september 2012

Good bye, Andy

既生瑜,何生亮。03年美国网球公开赛拿了冠军然后成为世界第一之后,谁会想到这已经是21岁Andy Roddick的职业高峰?之后出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恐怕无来者的Roger Federer让他一直都拿不到第二个大满贯比赛冠军(4次亚军都是在决赛输给Federer)。

昨天Andy含着眼泪完成自己最后一场之后,正式告别网球生涯。昨天晚上看了他对阿根廷的Juan Martin Del Potro (有看过斗鱼的朋友,有没有觉得他很想里面的于浩呢?),因为我知道这是他最后一场比赛(Andy说输了就退休,但他应该打不赢JMDP, 他是过去7年半以来除了三巨头之外拿过大满贯比赛冠军的人)。

再会了,Andy, 我会想念你的。

网上图片

mandag 3. september 2012

周末运动

首先恭喜挪威的Tommy Urhaug在残奥的乒乓球男子单打击败曹宁宁夺下挪威第二金。这对挪威的乒乓球发展很重要。

最近运动多了,精神真的变好。平时星期三晚上去乒乓球会练习,然后周末在足球,篮球,哥尔夫,乒乓球比赛选两样。

刚过了的星期六在奥斯陆北面举办了一个乒乓球比赛,赛前根据排名积分我是25人中的第19. 赛后拿到第17名,打败了两个排名比自己高的球手,有一些积分进账。


星期天约了朋友打哥尔夫,由于十月中之后挪威的哥尔夫球场就会关闭过冬。而秋天一般雨天比较多,所以当昨天天气好的时候就算我再累也得去打(要不然会费白给了)

继上星期第一次在一个洞达到标准杆,这星期第一次达到小鸟,122米 Par 3的洞,7 iron然后2米的推杆。在这里记下高兴一下。

lørdag 1. september 2012

升职减薪

本人在IT顾问公司上班,IT顾问其实就是雇佣兵,客户公司有短期项目需要IT人,就找我们这些雇佣兵。做完项目就走,然后去找下一个项目。

我们公司的薪水是底薪加提成,有项目在做,替公司赚钱的时候薪水会多一些(50%),所以如果运气好拿下一年的项目,那么这一年就不用发愁(除非生病)。

在下是做技术的,虽然因为经验不少现在已经参与系统设计,但毕竟公司还是对我的技术能力比较有信心,所以我的脖子还是挂着"Developer"的牌,而不是"Architect"

做了Developer都有5年多了,差不多是时候想想下一步该怎样。

跟不同的同事,朋友聊过,眼前的路有几条:

1.  转做项目经理
2.  升做Architect
3.  技术支援Sales Team
4.  产品经理 Product Manager
5.  继续做Developer

1. 需要相关管理学位,开始从头做起,但前途(5年后)比现在要好。
2. 需要有第一家公司愿意给我机会,现在的公司应该不会。
3. 市场狭窄,然后跟第二点一样
4. 跟3一样
5. 现在薪水不错,但除了通涨调整之外,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

我现在的客户(挪威最大的IT公司)明确表明合同过了年就不会续签(因为他们本身就是IT顾问公司,没理由去外面请IT顾问),在下有四个月去找新客户,问题应该不大。只是客户告诉我,他们想聘用我去做刚刚由在下开发完的系统的Architect. 由这开始做起,之后想要做Product Manager, Architect, Project Manager由我决定。但钱没有我现在的多,但他也没有告诉我薪水到底有多少。他要等到年底才能知道有多少Budget.  所以他们有可能因为申请不到Budget而取消招聘计划,但这也让我有个理由去好好思考自己想要走的路。

升职但要减薪,而且又要换工作,我不担心融入这公司的问题(在下一直在这里上班),但简历上真的不好看。只是在下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矛盾。

现在公司的老板是个大好人,他根本不像一个老板,他自己也知道他不像一个老板,所以他辞职了,找了一个朋友来做CEO, 自己甘愿降职做Sales director。新老板是怎样没有人知道,也因此让我对公司未来的想法有所动摇。

我不期待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都看懂我在写什么,但如果看得懂的话,我渴望可以得到你们的意见。自从初出茅庐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迷茫。

lørdag 18. august 2012

近况

儿子回来之后,我们又开始忙碌的生活,忙是忙,但能够每天跟那小顽皮一起度过,还是非常值得。

公司的博客比赛完结了,iPad顺利拿到手,又有新玩具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我公司的博客看看(放心,我写的都是英语) http://blog.amende.no

工作开始比较忙,客户公司对我很好,有很多可以challenge我去跳出框框的问题和事情。现在正在细想自己的事业该往哪个方向发展。做技术超过5年了,到底要做expert? 项目经理? architect? 还是做销售? 答案还在摸索中。

前天跟同事讨论如果欧洲金融海啸打到挪威来的时候该咋办,结论是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但万一真的有很坏的影响的话,挪威死定,因为这里的人完全没有做任何准备。

突然一想,其实挪威跟中国有一点很像,就是两国都是过去30多年才开始发财的暴发户,高傲的态度让波波风波一直不能平息。

søndag 5. august 2012

奥运随想3

香港拿到奖牌,可喜可贺。96年的第一面奖牌让香港的运动员明白奥运金牌并不是绕不可及,之后有乒乓球和现在的自行车赛都有运动员为香港争光。希望这块奖牌能改变一下运动在社会的形象,让大众明白运动并不只是课外活动。

挪威重剑拿到银牌,举国欢腾,晚间新闻也因为金牌赛而推迟了。这个以8强为目标的数学老师,一路过关'斩将',只是面对委内瑞拉对手的时候,一直破不了他的进攻,而频频丢分。至于金牌得主,却是他们44年来第一面金牌。

 网球男单半决赛瑞士对阿根廷简直是精彩,我上班的时候看到回家,看到双手发抖。恭喜Federer又向他的目标迈进了一步。

其实游泳项目简直是不合理的多,50米,100米,200米,基本上差别不大。只要体能能够应付得来,同一个人可以垄断几个距离。如果能够熟练不同的泳姿,更可以独揽8块,甚至10块金牌。当然,属于传统游泳大国的美国是绝对不会吭声的。现在中国的游泳水平已经渐渐最近世界水平,假以时日中国开始垄断游泳的时候,他们就会要求减项目的了。

100米终于开跑了,我真的很想看到Bolt用尽全力的时候到底能跑多快。

羽毛球打假波事件,就算韩国被罚得最重(4人被罚),但中国还是成为焦点。虽然国际形象是虚的,但有时候自以为强大就可以不顾形象的话,就只会变成Bully而已。

mandag 30. juli 2012

奥运随想2

西班牙足球提早毕业:欧冠杯之后西班牙基本上换了一整队球员来参加奥运,居然敌不过洪都拉斯,出局无可口非。只望西班牙从此不要再轻敌。

残而一点都不废:除了大家熟悉的Blade runner之外,乒乓球也有一个来自波兰的女孩柏迪嘉,她右手虽然没有前臂但左手运用球拍的熟练度比很多人都要强。之前无意中看到她代表波兰参加世界乒乓球团体赛,面对日本第一好手石川佳纯,差点把她打败。这次奥运还参加单打的比赛,还能打进第二轮。要记得今年乒乓球比赛改制,每个国家只能拍最多两个选手参赛,而且欧洲各国还要参加欧洲选拔赛来争取资格,这个波兰女生可是过关斩将才能出战奥运的。她需然已经被淘汰,但她的表现就如今年奥运的口号一样,启发了一代人。

七朝元老:瑞典乒乓球手Jörgen Persson, 之前打过六次奥运,两次杀进四强(2000, 2008),最后都在铜牌战输给中国选手。今年第七次参加奥运,还是不能改变宿命,第二轮被淘汰。赛后他承认要拿那一块奥运单打奖牌机会渺茫。

无品:西方媒体都普遍怀疑女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得主叶诗文是否服用禁药,尤其是她最后50米冲刺(最后100米是自由泳)的时间比男子400米混合泳的冠军Lochte还要快一秒。话虽如此,怀疑归怀疑,在没有证实之前,她毕竟还是无辜的。就算怀疑,也是奥体会的事,传媒这样有欠风度。加上Michael Phelps今年表现失准,美国这个游泳霸权正在走下坡。

刚刚看到体操团体赛,日本从中段领先到后来只得第四名,比较让人失望,英国冷手捡了一个热煎堆(银牌),恭喜恭喜。金牌还是归中国。

网球:中国能够打进奥运的三朵金花还没到第二轮已经丢了两朵,剩下的居然是彭帅,李娜今年表现飘忽,郑洁也打不出水准。当然,没有温布顿大满贯球赛这么大规模,却有比温布顿大满贯球赛更大的吸引力,早就第一圈开始就有重头起码。黑妹妹第一圈居然要对Jankovic, 美国帅哥Roddick打进第二轮的奖励就是面对Djokovic, 可真是恶战连场。在下的网球偶像Federer也总算打进第三圈(16强)了。

lørdag 28. juli 2012

2012奥运随想 1

昨天晚上去了朋友家看开幕典礼。无可避免的跟北京奥运比较,发现挪威人对四年前的奥运开幕礼就只剩下小女孩唱歌这一幕,当然他们知道那是假唱。

惨胜:韩国女子手球队轻松打败了西班牙,但最后一分钟主将膝盖受伤被抬离场,韩国队虽然赢了但队友们纷纷流泪。

看了今天游泳比赛,400米自由式,前四名有3名亚洲人,中国拿下了金牌。看到孙杨赢了之后大吼了一下,知道他终于可以吐气扬眉了。

四年前的水怪居然在他的强项400米混合式三甲不入,骄兵必败还是没错的。

之后看了羽毛球,女子单打,挪威对韩国J组的比赛,那个挪威女孩完全不是对手,明天她的对手是香港的黑妹,恐怕凶多吉少。

现在正在看男子沙滩排球 ,挪威对巴西的比赛。边看比赛边收拾家,老婆孩子明天从中国回来。

挪威的国家电视台特地开办了8个网上电视台播放不同的运动,我们这些体育迷可以大饱眼福了。香港绝对可以参考他们的做法。当然我知道这是钱的问题,像我们在挪威买了电视之后就要每年缴交2400块的电视费,这些钱其实只是我们早就缴交了的。

更新1: 上届奥运金牌的挪威女子手球队第一战被法国按在地上来打。打了8分钟落后6比1.八分半钟才进一球。悲哉 (半场打完之后挪威落后12比17)

更新2 :今天早上挪威拿了一块单车铜牌,恭喜恭喜。

lørdag 7. juli 2012

什么事情让你知道这公司不宜久留?

不分职位高低,上司都觉得你的职位是替代性的,随便找个人回来,培训一会就可以了。
公司想尽办法欺压中低层员工的待遇,福利。
平时身边的同事像走马灯一样,turnover rate接近50%
当你离职的时候,同事纷纷向你祝贺,而且流露羡慕的眼神。
当你离职的时候,你上司都羡慕你。
当你离职的时候,你上司和他/她的上司都想办法挽留,说的话之前从来没听过,愿意做的事在离职之前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

fredag 6. juli 2012

七月近况

孩子已经回国三个月了,感觉好像三年一样,而且看到他的各方面的发展简直连我都快不认得他了。四天前他开始出水痘,除了第一天发烧之外,都没有什么特别。还高兴的拿着电筒扮歌星唱歌。现在说的都是重庆话,有必要回来的时候纠正一下。老婆下星期回国接他回来,期待中。

老婆回国之后我就有两个星期的自由,除了当中有一个周末去匈牙利之外,基本上都在家过着单身生活。只是朋友多数放假,想找个人出去wet都没有。

老婆嘛,她也终于找到工作了。没错,她之前一直在华为上班,但我们都没把这看成一个真正的工作,主要是因为合同不是永久,两年一续,跟挪威的永久合同比的话不稳定。薪水更不用说,合同经理赚取清洁工人的薪水,无偿加班。好了,到老婆真的要离职了,去一家挪威公司上班,他们就想到要挽留。平时口口声声说这些工作是替代性工作,任何人皆能胜任,那为何现在想到要挽留?情景跟我第一次换工作的时候一样。现在这家公司算是挪威里面比较大的,离家很近,也相对比较安稳(比我的还安稳),在二十比一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不得不佩服她。

换了工作之后,工作时间比较正常,也方便接送小孩。小孩今年会去一个新的幼儿园,步行距离10分钟,新公司离家的步行距离不到5分钟(反方向),所以以后不用我一个人包办接送小孩,煮饭,期待中。

mandag 2. juli 2012

torsdag 28. juni 2012

我偶像

开始打乒乓球之后,就开始看乒乓球,开始注意不同球员的风格。 无意中发现这个三岁开始打球,11岁进入国家队的小妮子。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做了她的粉丝

以下是她用普通话做的访问:


她普通话比我还好,纯真,幽默,也漂亮,不瘦,是我喜欢的类型 :)

把视频看了好了,不要看下面的评语,免得影响心情。

tirsdag 12. juni 2012

问题

睡不着,就写写东西。有几个问题写出来跟各位讨教

梁振英到底是狼还是鹰?
什么布可以这么神奇,被剪了之后还可以继续拉?
什么价值观的女孩可以13岁出去援交,但又孝顺到会拿钱给父母?
RVP到底是阿仙奴的队长还是兵工厂的队长?
日本一直坚称钓鱼岛是自己地头,为什么现在又出钱去购买?
我老婆说要一个月减3公斤,体重55公斤的她,18个月之后只剩下一公斤怎么办?

torsdag 31. mai 2012

好久不见

其实我一直都有写,只是不在这里。

公司有个博客比赛,谁成为公司博客里最好的写手,就可以得到一个iPad3

什么是最好?看数量,原创,多人看,多人留言, etc.

现在保持三天一post, 发现逼自己写更能让我多思考工作上的事情。

各位有空可以去看看,http://blog.amende.no . 放心,我写的都是英语。

不经不觉过了五个月,我对今年下半年的展望很乐观,今年应该可以过得很好。

torsdag 26. april 2012

复活节回国之旅随想

这次回国最主要是把小孩带给岳母带几个月,好让我和老婆能够有多一点时间专注于工作上。由于芬兰航空去重庆的航线还没有开通,所以这次一如以往取道北京。

1. 由奥斯陆上飞机一直到北京耳边都是挪威语,发现过半的乘客都是从挪威来的,芬航应该考虑一下应否开办奥斯陆直飞北京的航班了。

2. 这次转飞机时间只有7小时和2小时的选择,为了确保有足够的时间,我选择了7小时。结果我们只用了1小时完成换尿布,上厕所和吃午饭。幸好赫尔辛基机场有儿童playground,要不玩我那些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3. 小孩去到playground就自动自觉的玩,完全不用我管,口渴跑过来喝口水,后来干脆把水放到一边叫他自己拿来喝。后来又来了两个大小孩进来,他们说的是芬兰语,小孩听不懂但一样一起玩。不得不佩服他的社交能力。

4. 到了北京要坐3分钟地铁去另一栋楼拿行李。由于路程短,所以座位不多,当时我一手抱小孩,一手拿行李,座位却被一挪威家庭一家四口霸占了。年纪最小的都十多岁。忍不住当着他们面前教我的小孩挪威语,一个字:Latterlig, 加上摇头,好让他们四个人感到尴尬。

5. 抱着小孩,过关的时候不用排队,不得不感谢一下。这一点比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好很多。

6. 搞定所有事情,等待去重庆的飞机,有空去吃个味千拉面,垃圾,跟两年前吃的味道差太远了,但小孩吃的津津有味。算了,少吃点,晚上有好吃的等着我。由于小孩一直都是自己吃饭/面,我们从来不喂。结果有一半的面都在地上,不好意思连忙道歉加10%小费。

7. 北京的机场已经可以比美很多欧美的机场了。设备,有礼貌的地勤,唯一的就是背景音乐,仔细一听原来是来回重复3首歌。Für Elise, Romance d'amour 和另外一首不知道。要播也得多找几首嘛。

8. 中国物价这几年贵我早有听闻,但要去买烟送礼的时候才被吓了一跳。08年买的一条中华烟550,12年在同一地方买已经变成800了。

9. 小孩真的是人见人爱,走到哪里都成为焦点。

10. 芬兰去北京的飞机要飞8个小时,小孩只睡了3个小时,所以在去重庆的飞机里面他支持不住,从起飞一直睡到降落,也好,这样好调时差。

lørdag 21. april 2012

我还在

放心,我还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但是最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缺乏动力写博。

先update一下近况:

复活节回国,把小孩带给岳母带四个月,七月中老婆去把他接回来。现在非常想念他,但没办法。

为了justify我这个决定,我尽量加班,就算没班可加都去读书考证。顺便学学遗忘已久的西班牙语。

这次回国又买了房子。现在严重过度leverage, 但各国疯狂印钞票,有现金倒不如有债务,反正钱贬值,债务也会相对贬值。一于学习美国佬的做法。

买了《货币战争4》,看完,推荐。没有货币战争1这么多阴谋论,但建议先看完1去了解不同的人物。

买了《当次按危机改变世界,中国怎么办》,正在看。

新公司那里终于有项目,一个非常适合我的项目,现在天天开心地去上班,非常难得。发现自己慢慢开始要应付政治斗争,正在学习这方面的技能。

fredag 16. mars 2012

Bowtie曾起码应该有政协委员做的理由

一个多月前写关于中港两地的矛盾的时候就说过,这事情跟几年前的港男港女题目一样,很快会被人淡忘。在下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当中也得要谢谢bowtie, 如果不是他搞一些更吸引香港人眼球的新闻出来,我想现在还会每个星期到处有快闪游行反蝗。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我想阿爷应该会给他一两颗糖,让他退休之后还可以"答"吓的。

所以说,bowtie对促进中港和谐的确是有贡献的。

关于跑马,在下由于不懂马,也不赌马,所以只有看的份。如果以这种心态来看的话,当然跑得越精彩越好啦。

致北欧华人通信

很高兴在下的黜文再次出现在新一期的北欧华人通信,对于文笔黜劣的我写的文章居然有人赏识,我确实是非常感谢。

到现在为止,在下一共有四篇文章被发表。第一次是124前辈提议把我的回忆文发表,第二次是在下在kina.cc上面的帖子被贴出来(当然表明是在下的文章),第三篇是在下投稿,至于第四篇就是前段时间在这里的“我是从中国来的”Bungy兄的回应

由于事前在下毫不知情,所以多少还是感到意外,当然其实Cathy已经尝试在博客上征求在下的同意,只是在下没有及时回应而已。当然,在下也不打算拒绝。话虽如此,但毕竟这里的读者和华人通信的读者还是有分别。在这里,很多人都不在挪威,就算一些在我博客流连了好几年的客人他们都不一定见过我本人。虽然他们没见过我,但一般在这博客的读者,我都称之为朋友。就因为这样,我可以比较放胆在这里说一些我平时不敢说的话。相反,华人通讯的读者当中,有很多在挪威的华人,尤其是香港人,就算因为华人通讯变成以简体字为主题而少了香港来的读者,但毕竟还是有的。他们很多都认识我爸,甚至认识我,但我却不认识他们。考虑到这一点,我投稿的时候就不得不三思。

其实如果华人通讯看上了在下的文章的话,要刊登出来我是非常欢迎的,在下只有两个要求:

1. 请先征求在下的同意,最好是发电邮给在下: erikleung2000@gmail.com
2. 如果不是在下的亲笔所写,请征求原作者的同意

在下在此感谢华人通讯多年来对北欧华人社区所作出的贡献。

Erik Leung

tirsdag 14. februar 2012

torsdag 2. februar 2012

3am at night, me, my tea and my computer

本来想对前文回应,但发现最近写这话题的博客越来越多,来来去去都是相同但对立的观点。再讲,也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只好作罢。

星期二告别了旧公司,跟要好的同时握手道别,挪威的IT顾问行业很小,说不定有那一天会相遇。说实话,真的有一点不舍得。

回想三个月前刚递上了辞职信的时候,有些同事的嘴脸立刻变了。尤其是那个西班牙的部门女经理,从滔滔不绝的跟我说未来的项目和我在里面所参与的角色,到之后在走廊碰到都不打招呼,更被公司雪藏。朋友安慰说我可以"唔洗DO"又有粮出非常不错,但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因为一个我非常想参与的Terra项目被拿走了,Terra很大,放到CV会很好看,而且又可以锻炼我的SSIS技术和学习SSAS。无奈只有天天在家里看书学习,当然不够透过做项目学习得快和好,但没办法。

就在4星期前我老婆回国之后,我和儿子病得半死的时候,那个女经理给我打电话,叫我下星期一去Terra报到。赶快把儿子的病弄好,星期一准时报到然后开始工作。那经理口上说叫我来是为了让我在最后的日子里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我心想,如果这样开始的时候就不要把我雪藏啊。),后来透过同事知道是因为有人病了,三个星期之后是deadline,经过一轮斗争之后决定还是把我叫来。没关系,反正把项目做好对我有好处,更何况我不想burn bridges, 所以我把自己当成没有离职一样的去把项目做好。

Deadline是今天,但我三天前离职的时候基本上把所有东西做完,留下的交给那病好了的人,他职位比我高两级,要接手应该没有问题。他只需要按我的格式多做一个SSIS package就可以了,一天的工作。跟我握手有好几个同事和那经理都说我的离开很可惜。虽然我猜不到背后的意思是什么,但听起来挺舒服的。起码跟三个月前的心情差别很大。

上星期还没正式去新公司上班的时候就已经参与了他们的新年party,跟很多人打过招呼,所以第一天上班就没有介绍,而是直接开始工作。第一件工作就是投标的工作,星期一特地请了半天假去跟这客户见面,然后标书要今天递交。在旧公司投标的工作都是经理级别以上的员工才能参与,所以以前我对这工作是粘不上边的,难得有这次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再者如果拿到项目的话,我未来半年的项目工作就有着落,而我的佣金也有着落了。为了把标书搞定,所以我就挨义气来个半夜加班。星期四晚上吃完晚饭之后把小孩交了给老婆,然后跑去睡了3个小时,之后把小孩哄睡觉之后开始工作。半夜的时候泡了一壶茶,边喝茶边工作。大学时候的回忆又回来了。

我累,但很开心。希望这种斗心可以维持下去。

另外一个开心地开OT的原因是,我知道明天我上班的时候,有一部Galaxy Note在等我。

lørdag 21. januar 2012

Bungy的回应

真相是会越辩越明的,在下对写出的绌文竟然可以引起这么多的回应心里甚感意外。

在下的论点肯定不是完美的,透过理性讨论而发现自己的思想盲点,与我或这里的客人都有好处。

非常感谢Bungy长尽的回复,在下把它贴成博文让其他网友可以欣赏,在下的回复随后发出:

在下在此恭祝大家新春愉快,身体健康,和气生财。

Desertfox,

無意間在網上認識了住在挪威的「香港人」,雖然未至於如你所說的「放眼世界」,但可以按摩一下自己的思想,實在是獲益良多。

第一次看到「不喜欢的话,移民吧。」,覺得你的文字,充滿霸氣,抱歉暗示把你標籤為「內地人」,不過說實在,直到現在這一刻,也許就如你這篇Blog的標題一樣─「我是從中國來的」,我對你的看法,從來沒有變過。

「香港人」對你來說,只是4歲前的回億,你到底是「香港人」、還是「挪威人」,可能要找對於很懂得學術研究的中聯辦宣文部部長郝鐵川先生出來解釋一下,才能說了算(內地語氣^^)!不過以郝先生這種狹窄的視野,當然就只會很「穩陣」地拋下一句:「當然是中國人」。

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得出,郝先生視野的狹窄,其實中國人這個字,只是個像「祖籍」之類的東西,頂多只是尋根的時候,才刮出來看看的東西,但對於自我身份的認知,還有個人價值觀的認同,並不只是「祖籍」這般低級的比較,成長經歷還有生活環境,太多因素可以導致「身份」的不同。

你說「我对香港之前所做的民意调查觉得非常无聊。因为这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但我覺得這裡是存在是一個很大的討論空間,以你來說,網友說你是「香港人」,但事實你在挪威(還有美國?)生活多年,從4歲到今天大概快要有三十個寒暑吧!

你是黃皮膚沒錯,生於香港沒錯,所以你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但……你也可以是挪威人吧!或者說你的腦子裡,挪威對你人生的影響,必定大於香港吧!或者這樣說吧,也許有一天你決定回流返港,你也一定會有好一陣子不習慣吧!再退一步說,有一天你真要回港發展,那是否願意放棄挪威的綠卡呢?(抱歉我只是推敲你已經入了籍……)

當然這是標籤,雖然大家說不要標籤,但你我他之間的差異,一定存在,只是如果只用身份去標籤、分別,大家之間的差距太低層次了,在Hana那邊我曾經這樣寫:「我並沒有要用方言,去分辨誰是誰,我只是用說話的語氣與霸氣,去分辨....」

事實上看你這幾天寫的東西,無論語氣、態度,還有價值觀,好像都跟長期生活在香港這邊的「香港人」有點不一樣,我相信即使移民到外地多年的香港人,也會有不一樣的性格、思想。倒是你說了一、兩次,說自己的所分享的看法,遲早被「插」,甚至你擔心,有可能會出現人生攻擊的情況,但看樣子不一樣的人,都可以走在理性地一起分享己見,其實居住在香港的香港人,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不講道理吧!

在這幾天之前,著實我沒試過從移民外地的香港人,借用他們的看法,來想想香港現在的情況。移民在外地的人,我想大部份都受過一定程度的歧視,而且人在他鄉,我也相信會使華裔人走得更緊密一點,簡單來說是比較團結。還有一點是,移民外地的人,通常靠的就是傳媒,去了解香港正在發生甚麼事,像Desertfox你說過「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之间的冲突,我觉得是个别的事件被媒体无限放大」、「外国媒体用比较偏激的角度对准确描述国内的事情于事无补」老實說,其實傳媒之所以能夠,牽動大部份市民的情緒,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多多少少是因為,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有一些真實的體驗,才會認同傳媒的說法,而且這傳媒的說法才可以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

「個別例子」像趙連海事件,我想香港人認同傳媒的講法,他只是去為毒奶粉寶寶,去向奶粉公司作民事追討,結果卻犯了以尋釁滋事罪被監禁,傳媒的角度偏激嗎?我們為什麼情願相信傳媒,都不相信人民政府?還有失明律師陳光誠事件,到現在都還在軟禁中,傳媒報導出來,我們又相信了,偏激嗎?還是因為我們眼中的人民政府不可信?

當然你站在遠方,只靠傳媒回望香港或內地,感受不到甚麼叫溫水煮蛙,很正常,所以你有這樣的見解,「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香港人“现在是在水深火热之中”」我還是可以了解。

但我並不能認同你某一方面的價值觀,像你覺得「就以排队,如果100人排队拿100个筹,天下太平。但如果突然有5个人来插队,最后5个人为了拿到筹,又往前插队,结果大家都想办法插队,乱。」但我們香港人,現在就是不想有最後那個,大家都知道會發生的結果,就是你最後說的「亂」,怎樣可以不亂呢?就是勸阻最後來的那五個人不要插隊,老實說這就是國民教育,還有人民的質素。就跟你所說的一樣,本來香港是天下太平的,我們現在吵吵鬧鬧,就是為了跟插隊的那五個人說,請不要插隊!

我們標籤「內地人」、「大陸人」,很大原因是因為來自於,往往插隊的人,不守規矩的人,並以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傳媒的報導、網上的影片,那些經歷從此就會變成我們看法,這並不只是個別事件那麼簡單。

對於被標籤、被歧視,像香港現在有很多南亞裔人士,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後,香港人已經減少對他們的歧視?是因為有官員命令我們嗎?是因為法例頒佈下來嗎?是因為平機會常常宣傳叫我們不要歧視他們嗎?以上的答案當然都不盡然的,我相信主因是,他們很多人,都會認同香港的價值觀,所以很想留下來,而且自動兼自願地,融入這個社會,他們努力學習中文,正正當當地工作、念書,就像Desertfox你家人一樣,多年來努力工作,學習當地的語言。

我再小心一點多說明清楚,我並不是說移民去一個地方,當地有甚麼東西,都要全部學回來,理想一點的是,去把別人好的地方、好的經驗,吸收過來,不好的地方最好就不要去沾染上。風土人情、習慣可以互相理解、融合。

輕鬆一點來看,先不說移民,就算是旅行,大家也知道甚麼叫「入鄉隨俗」嘛,來到了要排隊的地方,就是要排隊,你試試穿泳衣去日本浸裸浴溫泉,人家會給你好看的臉色嘛?

至於你的「劣币驱逐良币」理論,是用來說明貨幣而不是人文,不是價值觀,不能明明做錯了事,就說一句劣幣驅逐良幣,然後一直把錯誤的東西,繼續錯下去!大前題是,你還沒有用槍枝指著我的頭,好的價值觀就是要延續下去,相信有了小孩的你,也很想他帶著良好的價值做人吧!

創辦了北角衛理堂、香港靈糧堂、啟思三間幼稚園的趙鈞鴻女士說過:「六歲前的小孩,要學習守秩序、有禮貌、關心人、愛人,這些東西,學了便一世不會忘記。(壹周刊621期)」我想這都是基本的價值觀。

但現實是,內地的文化,不斷地侵蝕我們以往信奉的價值觀,我們現在正在保衛我們香港本來就有的價值觀。「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假以时日这些习惯和行为都会跟国际接轨。」照你這樣說,我想你也曾有過盼望,內地人的價值觀,遲早會跟上正常的價值觀,而不是全世界都學著內地不好的習慣吧。

我們總有個盼望,所以我們才做一些你覺得沒有用的事,像你說「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报纸上和博客上的吵闹绝对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那一句,上街吵闹是没有用的。」不然你要我們怎麼樣?我們只是想維持守秩序、有禮貌這些基本東西,但竟因為我們要融入內地,因為內地不是民主國家,就連這些都不能爭取嗎?難到連僅有的批判思考都要給內地那套同化嗎?

「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终有一天会消失」,我十分同意,但我們留在香港的一群人,拿著做人應該擁有的基本價值觀,等待著被內地文化衝擊,我們作垂死掙扎,你在外頭放眼世界,眼界大開的外地華裔人士,不打氣一下,還要不覺得自己說風涼話地說:「不喜欢的话,移民吧。」的話,是多麼的「不像香港人」啊!

關於你對於殘體字還有普通話的見解,我要借用一下不同的殖民方式(我知道用殖民方式來形容不太洽當),來討論一下,不過在此前我報告一下,2011年12月佈了《廣東省頒广东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定》,並於2012年3月就開始食施,到時所有的電視、電台、學校,從此就要說普通話了,就如你所說:「中国官方书写语言、并不是采用与不采用的问题」,「从教育方面着手,就不会有一堆对简体字一窍不通的大学生。今天对简体字的反感程度也会轻的多。」「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更应该尽快融入香港的社会」「新闻主播讲的永远是普通话。为什么香港新闻是用广东话报道的呢?」

為甚麼要硬性規定呢?又為什麼要說不呢?
中國地方很大,像蒙古、新疆,還有我們南蠻這邊,其實本來就不是一樣的種族,而且還一直保留著自己的語言還有文字,內地採取西班牙式的殖民政策,期望透過相同的語言、文字、文化和宗主國(內地)同化,而且大量輸入宗主國的國民到殖民地,以求把殖民地變成自己的地方,但這樣,往往會引致宗主國與殖民地的人發生衝突,而「新宗主國」人,最後的結果,很大機會產生了一些不是宗主國人又不是殖民地的「新宗主國」人。

相反英國式的殖民政策,經過多年的改良後,他們會採取進量不改變當地的語言、文化、生活、法制,像香港是無論你用中文或英文都是官方所接受的,而且政策上多是以當地人自治方式來管理及制定地方政策。

比較一下兩種殖民政策,西班牙式被統治民族,當地的社會制度和風俗習慣幾乎得不到保存,當地語言在教育系統中很少應用,這種做法導致殖民地人民出現分化,往往不能保持政治上的穩定。西班牙的殖民地政策,由於權力集中在官員手中缺乏自治,最終導致革命的另一個明顯的因素。,

況且《世界人權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論其種族、膚色、性別、語言、財產、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其他出身、身份。語言的使用是基本自由,電視台還有電台到底用甚麼語言廣播,政府何需管理呢?反正多人聽的看的,就會有他的市場,管太多,只是因為為了方便?

相反,其實語言文字這種東西,根本就不需要強逼,流行的、好的東西就一定越來越多人學習,統一了文字語言其實並不代表讓香港更快融入內地,像我,覺得台灣節目叫康熙來了很好看,台劇很好看,這些自自然然就會去聽去看,學了普通話或國語,並不一定會融入內地方向,價值觀相同的東西才會聚在一齊。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們為何不選好的方向去融合呢?我們只是想稍稍堅持一下往好方向走的香港人罷了!



我還是要謝謝你給我很大的反思的機會,誠意地再跟你道謝一次。

onsdag 18. januar 2012

我是从中国来的。

最近有不少新闻是关于中国内地人和香港人之间的争执,D&G事件算是比较热门的,但之前的几个路牌所野来的去繁体字也闹的热烘烘的。本来一直都想写的话题因为忙着带小孩儿无暇去敲键盘,但由于Hana的这篇文章终于让我认真的去写一写在下对这话题的一些感想。文章并没有不妥,但一句太简短的回应导致有个别网友被冒犯,所以只好在这里多写几句。

在下写这个话题,注定被人插。原因是我身在外地,礼貌的人说我不懂“国情”,或者是在外地可以冷眼旁观说风凉话。

在下一直认为自从1997年7月1日开始,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从大不列颠国的殖民地变回(注意是变回,不是变成)中国国土里面的一个城市,但她不像从前一样是广东省的城市,而变成一个特区,由中央直接管治。在下很多观点都是以这一点为出发点的。

之前上水出现了一个路牌,上面写了一些简体字,因而引起了去繁体字的恐慌,其实在下觉得,既然香港要回归中国,香港里面的官方书写文字跟国家统一并无不妥,虽然简体字奇丑无比,但毕竟是中国官方书写语言,所以香港要改用简体字作为书写语言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并不是采用与不采用的问题。今年是2012年,回归已经15年,就是说当年刚入学的小孩现在也应该快大学毕业了,如果从一开始香港就从教育方面着手,就不会有一堆对简体字一窍不通的大学生。今天对简体字的反感程度也会轻的多。(校长,如果你看到这里,希望你能给一点意见。)

至于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更应该尽快融入香港的社会。内子是重庆人,在重庆到处都是重庆话,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多次要求售货员用普通话跟我交谈,但说不到两句就变回重庆话。无论怎样,回到家把电视打开,新闻主播讲的永远是普通话。为什么香港新闻是用广东话报道的呢?在下回国的时候最常听到的话是,“你的普通话说的很好,不像是香港人。”,抱歉,其实在下的普通话其实一点都不好,只是香港人普遍普通话都要比我差而已。香港的教育真的没有考虑过香港回归之后的培育,只想到说来好听但执行无比困难的爱国教育,对香港融入中国一点好处都没有。

关于最近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之间的冲突,我觉得是个别的事件被媒体无限放大,就好像当年港男vs港女一样。在外国生活久了,发现香港人一般都看不起从中国其他地方来的人,尤其是80年代移民到外国的香港人。也难怪,当年香港是亚洲4小龙之一,经济发展如日中天,中国当时才刚改革开放,面对着从香港来的那些挥金如土的旅客,远房亲戚,只有羡慕的份。想到今天的情景可能跟当年是何其相似,只是角色掉换了而已。

有人说我现在叫人不喜欢的话就去移民是非常有霸气的一句话,其实当年的香港人才有霸气呢!除了回到内地挥金如土装大款之外,也有害怕今天而移民的人。敢问今天的香港人霸气何在?刚巧今天在下跟一个网友吃午饭,他是天津人,已婚,在新加波定居,但因为向往挪威的work-life balance,毅然辞职然后申请挪威的找工作签证来这里找工作。对于一个连挪威语都不会的中国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勇气离开已经熟悉了的环境,来到一个人身路不熟的地方,在下真的非常敬佩。他是真的有霸气,不止像我嘴上说说,他是真的做了。

在下也尝试从香港人的角度看这些事情,但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香港人“现在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就算个别的人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跟从中国内地来的同胞没有太大关系。香港现在的政府什么都不做,只靠金融,地产,和旅游,旅游当中又以自由行为重点。自由行在整体上是对香港的经济的好处有目共睹,只是他们的行为另到很多人的不满。就以蹲为例,其实这是一个习惯,成年人蹲习惯了,小孩见到也照样学,加上国内以蹲厕为主,所以社会个阶层觉得蹲着跟坐着一样没有什么分别,但由于国内街道比较脏,所以宁可蹲着也不愿意让屁股弄脏。其实看到很多在外国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他们也不会有这种行为。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假以时日这些习惯和行为都会跟国际接轨。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磨合期”吧。

相比于国内同胞给香港人的坏印象,香港人给国内同胞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内子第一次跟家人说她交了个香港来的男朋友的时候,得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下是否40多岁的中年人。因为在他们眼里,很多环境稍微好一点的香港人都喜欢去内地包二奶(当然这不是香港特有,全国都是,但由于香港人在国内包二奶的比例比较高,所以有此sterotype)。第一次去重庆的时候,岳父母和他们的亲戚都很热情的跟我讲起中国的事情。后来他们就提到之前政府为了吸引外资,开出很丰厚的条件吸引外来的资金来投资,包括由政府出面申请企业贷款,可悲的是有几个从香港来的老板拿到贷款之后就逃了。所以当地人对香港来的人,尤其是企业老板,存在一点点戒心。我觉得相比于此,现在香港人所面对的所谓矛盾,简直就是鸡毛蒜皮,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香港人和中国人之间的定位,在下不便评论,因为在外国,如果有人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他/她问的是我是从哪个国家来的,所以我会回答我是从中国来的,或者干脆说我是中国人。如果我正在用中文跟一个中国人在聊天,他/她问的就会是我是从中国哪个城市来的,这时候我就会说我是从香港来的。因为我对香港和中国的理解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对香港之前所做的民意调查觉得非常无聊。因为这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

说到底,还是那一句,良禽择木而栖。觉得香港正在被国内的同胞占领的也好,觉得this city is dying也好,要么想办法推翻,要么参与他们然后谋求改变,要么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建立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

onsdag 11. januar 2012

雨过天晴

谢谢各位为我排忧,小儿已康复,自己也差不多痊愈了。老婆还有4天就回家,到时候她见到肯定不是两只病猫。

回想过去这十天真的难熬,在下在此向天下所有单亲父母致敬。

lørdag 7. januar 2012

Question of desperation

十七个月大的儿子连续两天咳到呕,有什么可以吃/喝了可以止咳的东西?

还有

儿子因病毒感染连续四天发高烧,有没有什么办法退烧?还是只能边用Paracetenol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