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ag 30. juli 2012

奥运随想2

西班牙足球提早毕业:欧冠杯之后西班牙基本上换了一整队球员来参加奥运,居然敌不过洪都拉斯,出局无可口非。只望西班牙从此不要再轻敌。

残而一点都不废:除了大家熟悉的Blade runner之外,乒乓球也有一个来自波兰的女孩柏迪嘉,她右手虽然没有前臂但左手运用球拍的熟练度比很多人都要强。之前无意中看到她代表波兰参加世界乒乓球团体赛,面对日本第一好手石川佳纯,差点把她打败。这次奥运还参加单打的比赛,还能打进第二轮。要记得今年乒乓球比赛改制,每个国家只能拍最多两个选手参赛,而且欧洲各国还要参加欧洲选拔赛来争取资格,这个波兰女生可是过关斩将才能出战奥运的。她需然已经被淘汰,但她的表现就如今年奥运的口号一样,启发了一代人。

七朝元老:瑞典乒乓球手Jörgen Persson, 之前打过六次奥运,两次杀进四强(2000, 2008),最后都在铜牌战输给中国选手。今年第七次参加奥运,还是不能改变宿命,第二轮被淘汰。赛后他承认要拿那一块奥运单打奖牌机会渺茫。

无品:西方媒体都普遍怀疑女子400米混合泳金牌得主叶诗文是否服用禁药,尤其是她最后50米冲刺(最后100米是自由泳)的时间比男子400米混合泳的冠军Lochte还要快一秒。话虽如此,怀疑归怀疑,在没有证实之前,她毕竟还是无辜的。就算怀疑,也是奥体会的事,传媒这样有欠风度。加上Michael Phelps今年表现失准,美国这个游泳霸权正在走下坡。

刚刚看到体操团体赛,日本从中段领先到后来只得第四名,比较让人失望,英国冷手捡了一个热煎堆(银牌),恭喜恭喜。金牌还是归中国。

网球:中国能够打进奥运的三朵金花还没到第二轮已经丢了两朵,剩下的居然是彭帅,李娜今年表现飘忽,郑洁也打不出水准。当然,没有温布顿大满贯球赛这么大规模,却有比温布顿大满贯球赛更大的吸引力,早就第一圈开始就有重头起码。黑妹妹第一圈居然要对Jankovic, 美国帅哥Roddick打进第二轮的奖励就是面对Djokovic, 可真是恶战连场。在下的网球偶像Federer也总算打进第三圈(16强)了。

lørdag 28. juli 2012

2012奥运随想 1

昨天晚上去了朋友家看开幕典礼。无可避免的跟北京奥运比较,发现挪威人对四年前的奥运开幕礼就只剩下小女孩唱歌这一幕,当然他们知道那是假唱。

惨胜:韩国女子手球队轻松打败了西班牙,但最后一分钟主将膝盖受伤被抬离场,韩国队虽然赢了但队友们纷纷流泪。

看了今天游泳比赛,400米自由式,前四名有3名亚洲人,中国拿下了金牌。看到孙杨赢了之后大吼了一下,知道他终于可以吐气扬眉了。

四年前的水怪居然在他的强项400米混合式三甲不入,骄兵必败还是没错的。

之后看了羽毛球,女子单打,挪威对韩国J组的比赛,那个挪威女孩完全不是对手,明天她的对手是香港的黑妹,恐怕凶多吉少。

现在正在看男子沙滩排球 ,挪威对巴西的比赛。边看比赛边收拾家,老婆孩子明天从中国回来。

挪威的国家电视台特地开办了8个网上电视台播放不同的运动,我们这些体育迷可以大饱眼福了。香港绝对可以参考他们的做法。当然我知道这是钱的问题,像我们在挪威买了电视之后就要每年缴交2400块的电视费,这些钱其实只是我们早就缴交了的。

更新1: 上届奥运金牌的挪威女子手球队第一战被法国按在地上来打。打了8分钟落后6比1.八分半钟才进一球。悲哉 (半场打完之后挪威落后12比17)

更新2 :今天早上挪威拿了一块单车铜牌,恭喜恭喜。

lørdag 7. juli 2012

什么事情让你知道这公司不宜久留?

不分职位高低,上司都觉得你的职位是替代性的,随便找个人回来,培训一会就可以了。
公司想尽办法欺压中低层员工的待遇,福利。
平时身边的同事像走马灯一样,turnover rate接近50%
当你离职的时候,同事纷纷向你祝贺,而且流露羡慕的眼神。
当你离职的时候,你上司都羡慕你。
当你离职的时候,你上司和他/她的上司都想办法挽留,说的话之前从来没听过,愿意做的事在离职之前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

fredag 6. juli 2012

七月近况

孩子已经回国三个月了,感觉好像三年一样,而且看到他的各方面的发展简直连我都快不认得他了。四天前他开始出水痘,除了第一天发烧之外,都没有什么特别。还高兴的拿着电筒扮歌星唱歌。现在说的都是重庆话,有必要回来的时候纠正一下。老婆下星期回国接他回来,期待中。

老婆回国之后我就有两个星期的自由,除了当中有一个周末去匈牙利之外,基本上都在家过着单身生活。只是朋友多数放假,想找个人出去wet都没有。

老婆嘛,她也终于找到工作了。没错,她之前一直在华为上班,但我们都没把这看成一个真正的工作,主要是因为合同不是永久,两年一续,跟挪威的永久合同比的话不稳定。薪水更不用说,合同经理赚取清洁工人的薪水,无偿加班。好了,到老婆真的要离职了,去一家挪威公司上班,他们就想到要挽留。平时口口声声说这些工作是替代性工作,任何人皆能胜任,那为何现在想到要挽留?情景跟我第一次换工作的时候一样。现在这家公司算是挪威里面比较大的,离家很近,也相对比较安稳(比我的还安稳),在二十比一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不得不佩服她。

换了工作之后,工作时间比较正常,也方便接送小孩。小孩今年会去一个新的幼儿园,步行距离10分钟,新公司离家的步行距离不到5分钟(反方向),所以以后不用我一个人包办接送小孩,煮饭,期待中。

mandag 2. juli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