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ørdag 21. januar 2012

Bungy的回应

真相是会越辩越明的,在下对写出的绌文竟然可以引起这么多的回应心里甚感意外。

在下的论点肯定不是完美的,透过理性讨论而发现自己的思想盲点,与我或这里的客人都有好处。

非常感谢Bungy长尽的回复,在下把它贴成博文让其他网友可以欣赏,在下的回复随后发出:

在下在此恭祝大家新春愉快,身体健康,和气生财。

Desertfox,

無意間在網上認識了住在挪威的「香港人」,雖然未至於如你所說的「放眼世界」,但可以按摩一下自己的思想,實在是獲益良多。

第一次看到「不喜欢的话,移民吧。」,覺得你的文字,充滿霸氣,抱歉暗示把你標籤為「內地人」,不過說實在,直到現在這一刻,也許就如你這篇Blog的標題一樣─「我是從中國來的」,我對你的看法,從來沒有變過。

「香港人」對你來說,只是4歲前的回億,你到底是「香港人」、還是「挪威人」,可能要找對於很懂得學術研究的中聯辦宣文部部長郝鐵川先生出來解釋一下,才能說了算(內地語氣^^)!不過以郝先生這種狹窄的視野,當然就只會很「穩陣」地拋下一句:「當然是中國人」。

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得出,郝先生視野的狹窄,其實中國人這個字,只是個像「祖籍」之類的東西,頂多只是尋根的時候,才刮出來看看的東西,但對於自我身份的認知,還有個人價值觀的認同,並不只是「祖籍」這般低級的比較,成長經歷還有生活環境,太多因素可以導致「身份」的不同。

你說「我对香港之前所做的民意调查觉得非常无聊。因为这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但我覺得這裡是存在是一個很大的討論空間,以你來說,網友說你是「香港人」,但事實你在挪威(還有美國?)生活多年,從4歲到今天大概快要有三十個寒暑吧!

你是黃皮膚沒錯,生於香港沒錯,所以你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但……你也可以是挪威人吧!或者說你的腦子裡,挪威對你人生的影響,必定大於香港吧!或者這樣說吧,也許有一天你決定回流返港,你也一定會有好一陣子不習慣吧!再退一步說,有一天你真要回港發展,那是否願意放棄挪威的綠卡呢?(抱歉我只是推敲你已經入了籍……)

當然這是標籤,雖然大家說不要標籤,但你我他之間的差異,一定存在,只是如果只用身份去標籤、分別,大家之間的差距太低層次了,在Hana那邊我曾經這樣寫:「我並沒有要用方言,去分辨誰是誰,我只是用說話的語氣與霸氣,去分辨....」

事實上看你這幾天寫的東西,無論語氣、態度,還有價值觀,好像都跟長期生活在香港這邊的「香港人」有點不一樣,我相信即使移民到外地多年的香港人,也會有不一樣的性格、思想。倒是你說了一、兩次,說自己的所分享的看法,遲早被「插」,甚至你擔心,有可能會出現人生攻擊的情況,但看樣子不一樣的人,都可以走在理性地一起分享己見,其實居住在香港的香港人,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不講道理吧!

在這幾天之前,著實我沒試過從移民外地的香港人,借用他們的看法,來想想香港現在的情況。移民在外地的人,我想大部份都受過一定程度的歧視,而且人在他鄉,我也相信會使華裔人走得更緊密一點,簡單來說是比較團結。還有一點是,移民外地的人,通常靠的就是傳媒,去了解香港正在發生甚麼事,像Desertfox你說過「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之间的冲突,我觉得是个别的事件被媒体无限放大」、「外国媒体用比较偏激的角度对准确描述国内的事情于事无补」老實說,其實傳媒之所以能夠,牽動大部份市民的情緒,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多多少少是因為,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有一些真實的體驗,才會認同傳媒的說法,而且這傳媒的說法才可以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

「個別例子」像趙連海事件,我想香港人認同傳媒的講法,他只是去為毒奶粉寶寶,去向奶粉公司作民事追討,結果卻犯了以尋釁滋事罪被監禁,傳媒的角度偏激嗎?我們為什麼情願相信傳媒,都不相信人民政府?還有失明律師陳光誠事件,到現在都還在軟禁中,傳媒報導出來,我們又相信了,偏激嗎?還是因為我們眼中的人民政府不可信?

當然你站在遠方,只靠傳媒回望香港或內地,感受不到甚麼叫溫水煮蛙,很正常,所以你有這樣的見解,「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香港人“现在是在水深火热之中”」我還是可以了解。

但我並不能認同你某一方面的價值觀,像你覺得「就以排队,如果100人排队拿100个筹,天下太平。但如果突然有5个人来插队,最后5个人为了拿到筹,又往前插队,结果大家都想办法插队,乱。」但我們香港人,現在就是不想有最後那個,大家都知道會發生的結果,就是你最後說的「亂」,怎樣可以不亂呢?就是勸阻最後來的那五個人不要插隊,老實說這就是國民教育,還有人民的質素。就跟你所說的一樣,本來香港是天下太平的,我們現在吵吵鬧鬧,就是為了跟插隊的那五個人說,請不要插隊!

我們標籤「內地人」、「大陸人」,很大原因是因為來自於,往往插隊的人,不守規矩的人,並以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傳媒的報導、網上的影片,那些經歷從此就會變成我們看法,這並不只是個別事件那麼簡單。

對於被標籤、被歧視,像香港現在有很多南亞裔人士,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後,香港人已經減少對他們的歧視?是因為有官員命令我們嗎?是因為法例頒佈下來嗎?是因為平機會常常宣傳叫我們不要歧視他們嗎?以上的答案當然都不盡然的,我相信主因是,他們很多人,都會認同香港的價值觀,所以很想留下來,而且自動兼自願地,融入這個社會,他們努力學習中文,正正當當地工作、念書,就像Desertfox你家人一樣,多年來努力工作,學習當地的語言。

我再小心一點多說明清楚,我並不是說移民去一個地方,當地有甚麼東西,都要全部學回來,理想一點的是,去把別人好的地方、好的經驗,吸收過來,不好的地方最好就不要去沾染上。風土人情、習慣可以互相理解、融合。

輕鬆一點來看,先不說移民,就算是旅行,大家也知道甚麼叫「入鄉隨俗」嘛,來到了要排隊的地方,就是要排隊,你試試穿泳衣去日本浸裸浴溫泉,人家會給你好看的臉色嘛?

至於你的「劣币驱逐良币」理論,是用來說明貨幣而不是人文,不是價值觀,不能明明做錯了事,就說一句劣幣驅逐良幣,然後一直把錯誤的東西,繼續錯下去!大前題是,你還沒有用槍枝指著我的頭,好的價值觀就是要延續下去,相信有了小孩的你,也很想他帶著良好的價值做人吧!

創辦了北角衛理堂、香港靈糧堂、啟思三間幼稚園的趙鈞鴻女士說過:「六歲前的小孩,要學習守秩序、有禮貌、關心人、愛人,這些東西,學了便一世不會忘記。(壹周刊621期)」我想這都是基本的價值觀。

但現實是,內地的文化,不斷地侵蝕我們以往信奉的價值觀,我們現在正在保衛我們香港本來就有的價值觀。「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假以时日这些习惯和行为都会跟国际接轨。」照你這樣說,我想你也曾有過盼望,內地人的價值觀,遲早會跟上正常的價值觀,而不是全世界都學著內地不好的習慣吧。

我們總有個盼望,所以我們才做一些你覺得沒有用的事,像你說「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报纸上和博客上的吵闹绝对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那一句,上街吵闹是没有用的。」不然你要我們怎麼樣?我們只是想維持守秩序、有禮貌這些基本東西,但竟因為我們要融入內地,因為內地不是民主國家,就連這些都不能爭取嗎?難到連僅有的批判思考都要給內地那套同化嗎?

「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终有一天会消失」,我十分同意,但我們留在香港的一群人,拿著做人應該擁有的基本價值觀,等待著被內地文化衝擊,我們作垂死掙扎,你在外頭放眼世界,眼界大開的外地華裔人士,不打氣一下,還要不覺得自己說風涼話地說:「不喜欢的话,移民吧。」的話,是多麼的「不像香港人」啊!

關於你對於殘體字還有普通話的見解,我要借用一下不同的殖民方式(我知道用殖民方式來形容不太洽當),來討論一下,不過在此前我報告一下,2011年12月佈了《廣東省頒广东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定》,並於2012年3月就開始食施,到時所有的電視、電台、學校,從此就要說普通話了,就如你所說:「中国官方书写语言、并不是采用与不采用的问题」,「从教育方面着手,就不会有一堆对简体字一窍不通的大学生。今天对简体字的反感程度也会轻的多。」「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更应该尽快融入香港的社会」「新闻主播讲的永远是普通话。为什么香港新闻是用广东话报道的呢?」

為甚麼要硬性規定呢?又為什麼要說不呢?
中國地方很大,像蒙古、新疆,還有我們南蠻這邊,其實本來就不是一樣的種族,而且還一直保留著自己的語言還有文字,內地採取西班牙式的殖民政策,期望透過相同的語言、文字、文化和宗主國(內地)同化,而且大量輸入宗主國的國民到殖民地,以求把殖民地變成自己的地方,但這樣,往往會引致宗主國與殖民地的人發生衝突,而「新宗主國」人,最後的結果,很大機會產生了一些不是宗主國人又不是殖民地的「新宗主國」人。

相反英國式的殖民政策,經過多年的改良後,他們會採取進量不改變當地的語言、文化、生活、法制,像香港是無論你用中文或英文都是官方所接受的,而且政策上多是以當地人自治方式來管理及制定地方政策。

比較一下兩種殖民政策,西班牙式被統治民族,當地的社會制度和風俗習慣幾乎得不到保存,當地語言在教育系統中很少應用,這種做法導致殖民地人民出現分化,往往不能保持政治上的穩定。西班牙的殖民地政策,由於權力集中在官員手中缺乏自治,最終導致革命的另一個明顯的因素。,

況且《世界人權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論其種族、膚色、性別、語言、財產、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其他出身、身份。語言的使用是基本自由,電視台還有電台到底用甚麼語言廣播,政府何需管理呢?反正多人聽的看的,就會有他的市場,管太多,只是因為為了方便?

相反,其實語言文字這種東西,根本就不需要強逼,流行的、好的東西就一定越來越多人學習,統一了文字語言其實並不代表讓香港更快融入內地,像我,覺得台灣節目叫康熙來了很好看,台劇很好看,這些自自然然就會去聽去看,學了普通話或國語,並不一定會融入內地方向,價值觀相同的東西才會聚在一齊。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們為何不選好的方向去融合呢?我們只是想稍稍堅持一下往好方向走的香港人罷了!



我還是要謝謝你給我很大的反思的機會,誠意地再跟你道謝一次。

3 kommentarer:

小瓶子 sa...

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

卡臣 sa...

祝你一家上下新年快樂 龍精虎猛!

laulong sa...

讀了,不想置評。

祝龍年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