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sdag 18. januar 2012

我是从中国来的。

最近有不少新闻是关于中国内地人和香港人之间的争执,D&G事件算是比较热门的,但之前的几个路牌所野来的去繁体字也闹的热烘烘的。本来一直都想写的话题因为忙着带小孩儿无暇去敲键盘,但由于Hana的这篇文章终于让我认真的去写一写在下对这话题的一些感想。文章并没有不妥,但一句太简短的回应导致有个别网友被冒犯,所以只好在这里多写几句。

在下写这个话题,注定被人插。原因是我身在外地,礼貌的人说我不懂“国情”,或者是在外地可以冷眼旁观说风凉话。

在下一直认为自从1997年7月1日开始,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从大不列颠国的殖民地变回(注意是变回,不是变成)中国国土里面的一个城市,但她不像从前一样是广东省的城市,而变成一个特区,由中央直接管治。在下很多观点都是以这一点为出发点的。

之前上水出现了一个路牌,上面写了一些简体字,因而引起了去繁体字的恐慌,其实在下觉得,既然香港要回归中国,香港里面的官方书写文字跟国家统一并无不妥,虽然简体字奇丑无比,但毕竟是中国官方书写语言,所以香港要改用简体字作为书写语言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并不是采用与不采用的问题。今年是2012年,回归已经15年,就是说当年刚入学的小孩现在也应该快大学毕业了,如果从一开始香港就从教育方面着手,就不会有一堆对简体字一窍不通的大学生。今天对简体字的反感程度也会轻的多。(校长,如果你看到这里,希望你能给一点意见。)

至于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更应该尽快融入香港的社会。内子是重庆人,在重庆到处都是重庆话,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多次要求售货员用普通话跟我交谈,但说不到两句就变回重庆话。无论怎样,回到家把电视打开,新闻主播讲的永远是普通话。为什么香港新闻是用广东话报道的呢?在下回国的时候最常听到的话是,“你的普通话说的很好,不像是香港人。”,抱歉,其实在下的普通话其实一点都不好,只是香港人普遍普通话都要比我差而已。香港的教育真的没有考虑过香港回归之后的培育,只想到说来好听但执行无比困难的爱国教育,对香港融入中国一点好处都没有。

关于最近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之间的冲突,我觉得是个别的事件被媒体无限放大,就好像当年港男vs港女一样。在外国生活久了,发现香港人一般都看不起从中国其他地方来的人,尤其是80年代移民到外国的香港人。也难怪,当年香港是亚洲4小龙之一,经济发展如日中天,中国当时才刚改革开放,面对着从香港来的那些挥金如土的旅客,远房亲戚,只有羡慕的份。想到今天的情景可能跟当年是何其相似,只是角色掉换了而已。

有人说我现在叫人不喜欢的话就去移民是非常有霸气的一句话,其实当年的香港人才有霸气呢!除了回到内地挥金如土装大款之外,也有害怕今天而移民的人。敢问今天的香港人霸气何在?刚巧今天在下跟一个网友吃午饭,他是天津人,已婚,在新加波定居,但因为向往挪威的work-life balance,毅然辞职然后申请挪威的找工作签证来这里找工作。对于一个连挪威语都不会的中国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勇气离开已经熟悉了的环境,来到一个人身路不熟的地方,在下真的非常敬佩。他是真的有霸气,不止像我嘴上说说,他是真的做了。

在下也尝试从香港人的角度看这些事情,但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香港人“现在是在水深火热之中”,就算个别的人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也跟从中国内地来的同胞没有太大关系。香港现在的政府什么都不做,只靠金融,地产,和旅游,旅游当中又以自由行为重点。自由行在整体上是对香港的经济的好处有目共睹,只是他们的行为另到很多人的不满。就以蹲为例,其实这是一个习惯,成年人蹲习惯了,小孩见到也照样学,加上国内以蹲厕为主,所以社会个阶层觉得蹲着跟坐着一样没有什么分别,但由于国内街道比较脏,所以宁可蹲着也不愿意让屁股弄脏。其实看到很多在外国生活了一段时间的人,他们也不会有这种行为。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假以时日这些习惯和行为都会跟国际接轨。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磨合期”吧。

相比于国内同胞给香港人的坏印象,香港人给国内同胞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内子第一次跟家人说她交了个香港来的男朋友的时候,得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下是否40多岁的中年人。因为在他们眼里,很多环境稍微好一点的香港人都喜欢去内地包二奶(当然这不是香港特有,全国都是,但由于香港人在国内包二奶的比例比较高,所以有此sterotype)。第一次去重庆的时候,岳父母和他们的亲戚都很热情的跟我讲起中国的事情。后来他们就提到之前政府为了吸引外资,开出很丰厚的条件吸引外来的资金来投资,包括由政府出面申请企业贷款,可悲的是有几个从香港来的老板拿到贷款之后就逃了。所以当地人对香港来的人,尤其是企业老板,存在一点点戒心。我觉得相比于此,现在香港人所面对的所谓矛盾,简直就是鸡毛蒜皮,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香港人和中国人之间的定位,在下不便评论,因为在外国,如果有人问我是从哪里来的,他/她问的是我是从哪个国家来的,所以我会回答我是从中国来的,或者干脆说我是中国人。如果我正在用中文跟一个中国人在聊天,他/她问的就会是我是从中国哪个城市来的,这时候我就会说我是从香港来的。因为我对香港和中国的理解是这样子的,所以我对香港之前所做的民意调查觉得非常无聊。因为这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

说到底,还是那一句,良禽择木而栖。觉得香港正在被国内的同胞占领的也好,觉得this city is dying也好,要么想办法推翻,要么参与他们然后谋求改变,要么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建立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

21 kommentarer:

小奧 sa...

你有看我fb的話也知道,什麼人也好最後每個人也是獨立的,正如我尊重和喜歡我的中國朋友,卻討厭微博上的五毛。

我不喜歡插隊,賄賂,或他們口中常提到的瘋狂事,我不會接受,但至少每個人也是一個人,不會所有人都是倒模,這我非常著重。

從前我會毫無保留說我是中國人,但近年我開始猶豫,畢竟中國太大,讓我變得陌生。身份認同有變,另一方面,我討厭中央什麼也要一統的德性,而忽略地域差異文化不同,例如你說簡體字很醜,但這倒不是我反對它的理由,而是香港有自己的歷史文化,該予尊重。

香港目下問題是人民沒有選擇,政府撒手不管。

媒體當然不免放大,但另一方面也要有材料才行。而你我不在香港,或許當中的難處是無法想像。何不觀察,而非定案。

盲目反中或港都是愚昧,現實呈現的膠著又確實在是個大考驗,香港人排外沒有好處,但事情已向那方面走,像很難回頭。

小奧 sa...

and : 所有人都會被標籤,而我選擇第一就是先做好自己,證明我是我,而不單是什麼什麼人,這是我在外國住久了的想法與領會。要人尊重,先學懂自重。

共勉之

Ebenezer sa...

我覺得,近來的衝突問題,是再一次對港人身份認知的考驗。如果要問香港人是不是中國人,相信絕大部份人都會肯定這身份,但對於中共管治下的中國,骨子裡好多人都不大接受,這可能跟港人好多長輩在國內都有過不好的經歷有關,這對大陸的恐懼與厭惡,一代承傳了一代。

其實,港人中對大陸人最不接受的,多數不是在港土生土長的新生代,反而是以前在大陸生活過的父輩級港人。

港人與國內人在中國文化上的差別也是很大的。老實說,港人的中國人文化歷史有百年以上,相比國內實際上只有幾十年的新中國文化發展,相距好遠,因此,有文化上的衝突在所難免。君不見港人對台灣人的接受性遠較大陸人大嗎?這因為港人和台灣人在中國文化上較相近有關。

我相信當年鄧小平也看到香港回歸不可能將大陸文化加在港人身上,因此才有「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中港未真正融合其實是事實,也可能對國家亦是好事。

Burny Chau sa...
Denne kommentaren har blitt fjernet av forfatteren.
Burny Chau sa...

太好了,你終於可以用比較理性的角度,去講述你的看法。

對於你的見解,我是尊重的,當然除了你之前說那句:「不喜欢的话,移民吧。」



對於你所說的因為香港行政特區,已經由中央直接管治,所以我們要多融入內地,其實我也知道是遲早的事,我的想法大致跟「人在中環」CK所說的一樣:

世界大同,係人都識講。「中港融合」四個字,呢幾年出自政府口中,聽過唔知幾多次。然而有時融合唔到,夾硬去做,到頭黎只係打崩頭。我查實搞唔清楚,「中港融合」係咪等於叫香港大陸化。好多人有意無意都想咁做,但香港仲有些少剩如價值既地方,就係佢同大陸仲係存在些少分別。再繼續將香港大陸化,將香港既城市結構繼續改變去迎會大陸,咁香港仲有乜野價值?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18.html


在此也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亨通

小瓶子 sa...

世事很多都无奈, 贫富悬赏, 文化差异只是冰山一角.

Hana sa...

我係台灣人。

以我寫的呢件事丂為例,咁啱我個朋友係個溫順派掌門,如果唔係根本毋須我幫囗都應該一早嘈到七國大封相了,而我相信後者的機率係大過前者的。


今時今日我簡體字的讀寫程度都已經同繁體字睇齊,但我對簡體字係香港橫行都係好反感嘅。

廿年前日本人好似今日的中國人般係世界"橫行",但口碑唔會好似今日的中國人咁差,我諗做為炎黃子孫我們不得不承認中國人骨子裡係有劣根性存在的。

水深火熱之中我也深切體會中,雖然我極少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面對面大陸人的機會并不多,但在北區街上有一半是大陸自由行,其中約有一半是不尊守交通規則的,所以我現在開車是不能依靠交通燈的,因為他們習慣視交通燈如無物,紅燈照樣慢條斯理過馬路,我紅燈不能開綠燈也不能開車,有時候轉兩、三次燈才過得去呀!

呢幾年係大陸我真係好鬼憎同佢哋做生意,但同時我又有好多大陸朋友知書達禮相處得幾開心。有幾個大陸人都試過追我,當中有所謂的富二代、官二代,自己當官嘅又有,大學教授都有,雖然同佢哋做朋友幾ok,但一講到進一步發展就好唔ok了,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真係存在好大差異融合唔到。

所以你同你老婆咁夾可以共同生活真係好值得慶幸。

Hana sa...

>其實,港人中對大陸人最不接受的,多數不是在港土生土長的新生代,反而是以前在大陸生活過的父輩級港人。

我不這麼認為。

小奧 sa...

>其實,港人中對大陸人最不接受的,多數不是在港土生土長的新生代,反而是以前在大陸生活過的父輩級港人。

我也不這麼認為。

小奧 sa...

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 與
可悲的是有几个从香港来的老板拿到贷款之后就逃了 < 其實也不是個別事件嗎?

重點不是事件,而是價值觀本來不同,融合不能被迫的,弄巧反拙。誠然我不覺香港有什麼了不起,而單純以一個人的其中一個身份去看扁人也無知,老實說,香港人很務實,不會跟錢作對,旅客多歡迎,但試問,如果人不懂自重守禮,還財大氣粗,不論你來自那裡亦討人厭。

另外,回看你那句不喜歡就移民吧,其實「跟要么想办法推翻,要么参与他们然后谋求改变,要么去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建立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一樣或是言者無心,但聽者有意的風涼話。

也讓我感到你沒看到香港的困局

1. 香港是香港人的地方,不滿意為什麼不要求改變,而要離開移民?

2. 香港的問題現在是 no say ,這城的人完全沒有自主權過問人口政策,政府不理,政黨不聞。試問同樣,如果我們挪威幾年間多了百多萬人,消化得來嗎?父母皆不是挪威人也不可能便自動成為公民。但香港人連改變政策也不可以,硬食。

3. 討論可以是吵吵鬧鬧,也可以是真正溝通,但基礎是知道自己所推抱的價值觀,大家多理性一點

Desertfox sa...

小奥,
抱歉我没看过你的fb, 常常听到不要把人标签,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我非常同意,但同时也要指出,如果抱着这个信念,就不会有这篇文章,报纸也不会大肆报道自由行之中的某些怪行。

或许你觉得我正在讲风凉话,因为你没有跟我一样的背景。我也不期待每个人都能理解或同意我的讲法,我只想理性讨论和互相專重。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能做到这点我很安慰。

Eben,
我认为很多时候外国媒体用比较偏激的角度对准确描述国内的事情于事无补。

国内和香港的文化差异确实存在,要他消失在一瞬间是不可能的。现在正是磨合期,假以时日,是同化也好,是改善也好,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终有一天会消失。

Desertfox sa...

Burny,

中港融合,两地的文化,两地人的行为,如果说要融合的话,肯定是上面的往下调。为什么?劣币驱逐良币嘛。就已排队,如果100人排队拿100个筹,天下太平。但如果突然有5个人来插队,最后5个人为了拿到筹,又往前插队,结果大家都想办法插队,乱。

香港在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没有消失之前回归,就注定会有今天的问题。难道不让国内的人去香港?还是要他们通过行为考核才发通行证?我想中央没有一下子让所有内地城市办自由行也是出于这一考虑。

我真的不是在说风凉话,但现实是残酷的。中国是一个不民主的国家,公民从来都没有投票权。所以要改变的话,不容易。如果自己真的是出于水深火热之中,那为了更快脱离水深火热的处境,只有放眼世界。

Desertfox sa...

Hana,

中国里面什么人都有,真的不可能一杆打一船人。在下有幸能够有这个老婆,心里甚感安慰。我们之前也存在文化,背景的差异,但我们有一辈子去互相了解和磨合。只要大家都重视一手建立的家庭,其他事情没有不能解决的。

还有,国内的人的家庭观念比香港人还要重。眼看岳母千里迢迢来挪威帮我们照顾小孩好让我们能安心工作而自己父母却为了多赚几块本来就不缺的钱,我心里非常愧疚。

Desertfox sa...

小奥,
1.要改变,但如何改变?报纸上和博客上的吵闹绝对解决不了问题。我说过,要么参与其中谋求有一天能够达到能改变事情的高位,如果没有在过程中变得迂腐的话。

2.法律上白纸黑字写着的东西,当然要硬食。香港的法治精神就恰恰在这里。要么要求中央释法,要么提出司法复核。还是那一句,上街吵闹是没有用的。

3.讨论到这里都还没有出现人身攻击,我已经非常的安慰了。我说过,说这个话题肯定要被人插,差别只是迟早而已。

Burny Chau sa...

過年前這幾天趕工作,還沒有時間落筆,先拿一段影片給大家看看一些個別事件:

「Mainland Chinese Televsion: Hongkonger are dogs 中國電視台: 香港人係狗」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a2uINfAKOxc

Burny Chau sa...

Desertfox,

無意間在網上認識了住在挪威的「香港人」,雖然未至於如你所說的「放眼世界」,但可以按摩一下自己的思想,實在是獲益良多。

第一次看到「不喜欢的话,移民吧。」,覺得你的文字,充滿霸氣,抱歉暗示把你標籤為「內地人」,不過說實在,直到現在這一刻,也許就如你這篇Blog的標題一樣─「我是從中國來的」,我對你的看法,從來沒有變過。

「香港人」對你來說,只是4歲前的回億,你到底是「香港人」、還是「挪威人」,可能要找對於很懂得學術研究的中聯辦宣文部部長郝鐵川先生出來解釋一下,才能說了算(內地語氣^^)!不過以郝先生這種狹窄的視野,當然就只會很「穩陣」地拋下一句:「當然是中國人」。

我不知道你是否看得出,郝先生視野的狹窄,其實中國人這個字,只是個像「祖籍」之類的東西,頂多只是尋根的時候,才刮出來看看的東西,但對於自我身份的認知,還有個人價值觀的認同,並不只是「祖籍」這般低級的比較,成長經歷還有生活環境,太多因素可以導致「身份」的不同。

你說「我对香港之前所做的民意调查觉得非常无聊。因为这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但我覺得這裡是存在是一個很大的討論空間,以你來說,網友說你是「香港人」,但事實你在挪威(還有美國?)生活多年,從4歲到今天大概快要有三十個寒暑吧!

你是黃皮膚沒錯,生於香港沒錯,所以你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但……你也可以是挪威人吧!或者說你的腦子裡,挪威對你人生的影響,必定大於香港吧!或者這樣說吧,也許有一天你決定回流返港,你也一定會有好一陣子不習慣吧!再退一步說,有一天你真要回港發展,那是否願意放棄挪威的綠卡呢?(抱歉我只是推敲你已經入了籍……)

當然這是標籤,雖然大家說不要標籤,但你我他之間的差異,一定存在,只是如果只用身份去標籤、分別,大家之間的差距太低層次了,在Hana那邊我曾經這樣寫:「我並沒有要用方言,去分辨誰是誰,我只是用說話的語氣與霸氣,去分辨....」

事實上看你這幾天寫的東西,無論語氣、態度,還有價值觀,好像都跟長期生活在香港這邊的「香港人」有點不一樣,我相信即使移民到外地多年的香港人,也會有不一樣的性格、思想。倒是你說了一、兩次,說自己的所分享的看法,遲早被「插」,甚至你擔心,有可能會出現人生攻擊的情況,但看樣子不一樣的人,都可以走在理性地一起分享己見,其實居住在香港的香港人,並不是你想像中那麼……不講道理吧!

在這幾天之前,著實我沒試過從移民外地的香港人,借用他們的看法,來想想香港現在的情況。移民在外地的人,我想大部份都受過一定程度的歧視,而且人在他鄉,我也相信會使華裔人走得更緊密一點,簡單來說是比較團結。還有一點是,移民外地的人,通常靠的就是傳媒,去了解香港正在發生甚麼事,像Desertfox你說過「香港人和中国内地人之间的冲突,我觉得是个别的事件被媒体无限放大」、「外国媒体用比较偏激的角度对准确描述国内的事情于事无补」老實說,其實傳媒之所以能夠,牽動大部份市民的情緒,並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多多少少是因為,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有一些真實的體驗,才會認同傳媒的說法,而且這傳媒的說法才可以維持一段很長的時間。

「個別例子」像趙連海事件,我想香港人認同傳媒的講法,他只是去為毒奶粉寶寶,去向奶粉公司作民事追討,結果卻犯了以尋釁滋事罪被監禁,傳媒的角度偏激嗎?我們為什麼情願相信傳媒,都不相信人民政府?還有失明律師陳光誠事件,到現在都還在軟禁中,傳媒報導出來,我們又相信了,偏激嗎?還是因為我們眼中的人民政府不可信?

當然你站在遠方,只靠傳媒回望香港或內地,感受不到甚麼叫溫水煮蛙,很正常,所以你有這樣的見解,「无论如何都不觉得香港人“现在是在水深火热之中”」我還是可以了解。

但我並不能認同你某一方面的價值觀,像你覺得「就以排队,如果100人排队拿100个筹,天下太平。但如果突然有5个人来插队,最后5个人为了拿到筹,又往前插队,结果大家都想办法插队,乱。」但我們香港人,現在就是不想有最後那個,大家都知道會發生的結果,就是你最後說的「亂」,怎樣可以不亂呢?就是勸阻最後來的那五個人不要插隊,老實說這就是國民教育,還有人民的質素。就跟你所說的一樣,本來香港是天下太平的,我們現在吵吵鬧鬧,就是為了跟插隊的那五個人說,請不要插隊!

我們標籤「內地人」、「大陸人」,很大原因是因為來自於,往往插隊的人,不守規矩的人,並以我們日常生活的經驗、傳媒的報導、網上的影片,那些經歷從此就會變成我們看法,這並不只是個別事件那麼簡單。

對於被標籤、被歧視,像香港現在有很多南亞裔人士,為什麼經過這麼多年後,香港人已經減少對他們的歧視?是因為有官員命令我們嗎?是因為法例頒佈下來嗎?是因為平機會常常宣傳叫我們不要歧視他們嗎?以上的答案當然都不盡然的,我相信主因是,他們很多人,都會認同香港的價值觀,所以很想留下來,而且自動兼自願地,融入這個社會,他們努力學習中文,正正當當地工作、念書,就像Desertfox你家人一樣,多年來努力工作,學習當地的語言。

我再小心一點多說明清楚,我並不是說移民去一個地方,當地有甚麼東西,都要全部學回來,理想一點的是,去把別人好的地方、好的經驗,吸收過來,不好的地方最好就不要去沾染上。風土人情、習慣可以互相理解、融合。

輕鬆一點來看,先不說移民,就算是旅行,大家也知道甚麼叫「入鄉隨俗」嘛,來到了要排隊的地方,就是要排隊,你試試穿泳衣去日本浸裸浴溫泉,人家會給你好看的臉色嘛?

Burny Chau sa...

至於你的「劣币驱逐良币」理論,是用來說明貨幣而不是人文,不是價值觀,不能明明做錯了事,就說一句劣幣驅逐良幣,然後一直把錯誤的東西,繼續錯下去!大前題是,你還沒有用槍枝指著我的頭,好的價值觀就是要延續下去,相信有了小孩的你,也很想他帶著良好的價值做人吧!

創辦了北角衛理堂、香港靈糧堂、啟思三間幼稚園的趙鈞鴻女士說過:「六歲前的小孩,要學習守秩序、有禮貌、關心人、愛人,這些東西,學了便一世不會忘記。(壹周刊621期)」我想這都是基本的價值觀。

但現實是,內地的文化,不斷地侵蝕我們以往信奉的價值觀,我們現在正在保衛我們香港本來就有的價值觀。「至于在不应该大小便的地方大小便,就更是个别事件了。假以时日这些习惯和行为都会跟国际接轨。」照你這樣說,我想你也曾有過盼望,內地人的價值觀,遲早會跟上正常的價值觀,而不是全世界都學著內地不好的習慣吧。

我們總有個盼望,所以我們才做一些你覺得沒有用的事,像你說「单单坐在这里吵吵闹闹是无济于事的」「报纸上和博客上的吵闹绝对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那一句,上街吵闹是没有用的。」不然你要我們怎麼樣?我們只是想維持守秩序、有禮貌這些基本東西,但竟因為我們要融入內地,因為內地不是民主國家,就連這些都不能爭取嗎?難到連僅有的批判思考都要給內地那套同化嗎?

「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终有一天会消失」,我十分同意,但我們留在香港的一群人,拿著做人應該擁有的基本價值觀,等待著被內地文化衝擊,我們作垂死掙扎,你在外頭放眼世界,眼界大開的外地華裔人士,不打氣一下,還要不覺得自己說風涼話地說:「不喜欢的话,移民吧。」的話,是多麼的「不像香港人」啊!

關於你對於殘體字還有普通話的見解,我要借用一下不同的殖民方式(我知道用殖民方式來形容不太洽當),來討論一下,不過在此前我報告一下,2011年12月佈了《廣東省頒广东省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规定》,並於2012年3月就開始食施,到時所有的電視、電台、學校,從此就要說普通話了,就如你所說:「中国官方书写语言、并不是采用与不采用的问题」,「从教育方面着手,就不会有一堆对简体字一窍不通的大学生。今天对简体字的反感程度也会轻的多。」「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其实是北京话),更应该尽快融入香港的社会」「新闻主播讲的永远是普通话。为什么香港新闻是用广东话报道的呢?」

為甚麼要硬性規定呢?又為什麼要說不呢?
中國地方很大,像蒙古、新疆,還有我們南蠻這邊,其實本來就不是一樣的種族,而且還一直保留著自己的語言還有文字,內地採取西班牙式的殖民政策,期望透過相同的語言、文字、文化和宗主國(內地)同化,而且大量輸入宗主國的國民到殖民地,以求把殖民地變成自己的地方,但這樣,往往會引致宗主國與殖民地的人發生衝突,而「新宗主國」人,最後的結果,很大機會產生了一些不是宗主國人又不是殖民地的「新宗主國」人。

相反英國式的殖民政策,經過多年的改良後,他們會採取進量不改變當地的語言、文化、生活、法制,像香港是無論你用中文或英文都是官方所接受的,而且政策上多是以當地人自治方式來管理及制定地方政策。

比較一下兩種殖民政策,西班牙式被統治民族,當地的社會制度和風俗習慣幾乎得不到保存,當地語言在教育系統中很少應用,這種做法導致殖民地人民出現分化,往往不能保持政治上的穩定。西班牙的殖民地政策,由於權力集中在官員手中缺乏自治,最終導致革命的另一個明顯的因素。,

況且《世界人權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論其種族、膚色、性別、語言、財產、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其他出身、身份。語言的使用是基本自由,電視台還有電台到底用甚麼語言廣播,政府何需管理呢?反正多人聽的看的,就會有他的市場,管太多,只是因為為了方便?

相反,其實語言文字這種東西,根本就不需要強逼,流行的、好的東西就一定越來越多人學習,統一了文字語言其實並不代表讓香港更快融入內地,像我,覺得台灣節目叫康熙來了很好看,台劇很好看,這些自自然然就會去聽去看,學了普通話或國語,並不一定會融入內地方向,價值觀相同的東西才會聚在一齊。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們為何不選好的方向去融合呢?我們只是想稍稍堅持一下往好方向走的香港人罷了!



我還是要謝謝你給我很大的反思的機會,誠意地再跟你道謝一次。

小奧 sa...

Burny Chau

你真是一個大好人。

另一方面,挪威的中國人和香港人不多,但不是全部都是一個樣子的﹏

Desertfox 提到「中港两地的文化差异终有一天会消失」

於我來說是不明白的, 不說中國,單是挪威也有不同地域,文化,語言差別,以及受到尊重的少數民族,所以我不明白他的說法吧。

今天讀到正視問題產生的反感和不滿,再凝聚民意要求政府改善是一個自然的過程。害怕衝突激化而去要求包容,掩蓋問題,才不該鼓吹。

關於身份等,我認同你所說的,我認為Desertfox君並不了解,非常抱歉。

Burny Chau sa...

小奧,
客氣了,我並不覺自己是好不好人的問題,只是個沒霸氣出走香港,只能期望透過文字,向別人分享自己意見,藉此讓自覺良好的價值觀影響他人,兼眼光狹窄的小香港人罷了!

這幾天那位孔姓的北大教授,在香港激起無窮的討論漣漪,雖然像是激化矛盾,不過大家總有個機會,開展討論的平台.

我在此再轉貼一篇由一個香港中七─Louis Lau生所寫的文章,寫得很不錯.

我是香港人, 我是中國人, 但我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

近幾天,網絡流傳著一條"香港人是狗"的短片, 內容不多說,未知的朋友先上youtube打"香港人是狗", 看了片再看這篇文.
面對高考的我,一個決定人生未來60年的考試, 我放下書本, 花小小時間打文章. 因為當社會道德底線被踩踏的時候, 個人利益應該先放下.
當我看完那條片,當我聽到"香港人是狗"這句話, 我沒有憤怒,反正不是第一次,而且不值得. 我感到的是可悲.
可悲的是內地人到了異鄉不懂隨俗,可悲的是內地人硬要用自己的標準去否定別人的標準, 更可悲的是內地人的字典裡沒有了"尊重"兩字卻放大了"理所當然"這四字.
先指聲明,我沒有歧視內地人,我的母校有超過70%的人是內地人,我們相處得好好,大家互相尊重,我有很多內地的朋友.當他們初來港的時候不懂廣東話,我說我普普通通的普通話. 在港時間長了,他們會學廣東話,因為他們知道大家都是說這種話,生活起來會方便些. 先回應那位學者,語言的目的是溝通, 而不是區分人種, 可悲!
我所歧視的是不懂尊重香港人的內地人
入鄉隨俗天經地道, 你去美國看見黑人在街道上開腔大唱,難到你要去說他沒家教嗎? 我們的一次到訪沒有權利去改變別人整個文化吧? 相反, 我們更應欣賞他們的文化. 和而不同才是我們中國人最大的美德,我們最大的財富. 學者, 主是本, 客是未, 本末倒置,可悲! 我不了解內地地鐵可不可以進食,但在香港在地鐵進食就是錯,錯就是錯,小孩大人沒有分別, 錯了,別人就是有權利去開聲指責. 對!香港人很少對美國人,日本人指責,因為我沒有看過他們到香港地鐵進食
做錯了沒有人怪責, 改了就好, 我相信香港人是會包容內地人對我們文化的不了解. 但從不悔改,變本加厲, 我們是不能接受的. 有這次地鐵罵戰我相信是香港人的忍耐到了極限. 片中我看見的是內地人惡人先告狀,可悲,但我希望的是,該位內地人不是智識階層. 可是, 當我聽完那位學者的言論, 一位智識份子竟可以合理化一件錯事, 我們可以看得出內地整個文化有深層次的問題.可悲!
作為一個公開的節目上, 學者說香港人是狗, 否定香港人過往的努力, 把香港成績視作內地的恩禓. 好!痛快!你讓我看出真正的中國, 一個腐敗的中國. 原本文化上有差異, 接受需要時間, 但內地人從沒有尊重過我們的文化, 教我們如何尊重他們.
我不想完全回應該"學者"的每一句話,在我一個中學生的眼中,他的理據言論,很小學雞
共產主義原本是一個美好的東西, 馬克思絕對是天才,可惜他忘記計算人是自私的. 今日的中國,很可怕,但我更害怕它會變成明天的香港
當我們明白改變不了內地時,我們更要保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一樣我們最有價值的財產.
民主不等如公投, 我眼中看到香港人開始曲解了它. 在我眼中,民主是"民心主導". 我看到的香港正在內地化,如果大家接受不了的, 走出來吧! 民心的主導是需要整個社會的人來支持!
一位90後的香港人上
p.s 如果你覺得香港人是時候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請share

cathy sa...

hi, Erik

《通讯》想这期登你的文章和Bungy的回应,可以吗? 多谢你上期的好文章。
email:kusala.nada@gmail.com

Cathy

Burny Chau sa...

請問是《北欧华人通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