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dag 24. november 2008

有朋自远方来

终于可以跟我这个一年半没见的朋友从遇. 想起我們刚认识时大家都在高中. 八年后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事业, 还可以一边喝着香槟一边诉说各自的近况, 真的很高兴.

跟他相遇在高中的最后一年. 他刚从印度搬到美国去, 人生路不熟, 跟不上进度(也不能说跟不上, 他高中三年级跟我们高四的读同一班BIOLOGY). 当时我对他那莫名其妙的自信很好奇也有一点厌恶. 明明自己考试都拿F, 为什么还是觉得自己是聪明的呢? 坦白说, 当初是觉得他可怜才帮他. 后来也是可怜他朋友不多而自己时间太多才开始跟他聊天, 一聊就是几个小时. 后来开车上学就算不顺路也载他一起去. 到他有了车之后我还是先去他家, 然后比赛谁先到学校(我们都没因此拿过罚单). 就这样我们慢慢变成好朋友.

在高中我们不算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也去了不同的大学. 但每隔一会总会给大家一两个电话, 说说近况. 回到老家的时候也相约出来, 吃个饭, 打打撞球, 聊个天. 相反高中时候比较要好的朋友一个一个的失去联络.

到出来工作之后, 见面的时间少了, 但每次见面的时候还是跟以前一样. 由于他要打理家族生意, 所以常要印度美国两边跑. 毕竟还是会找到时间去见面. 最重要的还是有没有这个心.

这次见面是因为他要去德国DUSSELDORF的一个医疗产品的交易会. 而我刚好找到合理的飞机票, 就过去看看他和顺便看看这个交易会. 我终于看到他当年的自信是哪里来的. 面对着那些年纪比他大一倍的人, 就算自己才刚开做医疗产品的生意. 面对那些人, 还是可以说的头头是道. 我打从心底里佩服他. 二十五岁的他, 帮他的家族生意开枝散叶. 从找进口商, 安排货运, 本土的推销, 还要管理财政. 他的工作把他变的成熟了.

须然我们是好朋友, 但我們的确有很多非常不同甚至是相反的地方:

- 他吃素, 而我是无肉不欢的人. (每次找地方吃饭是一个比较头痛的任务)
- 他住印度而我住挪威. (要他来挪威惨过叫他去死).
- 他喜欢单身去泡妞而我喜欢有个家庭.
- 他对电脑一窍不通, 而我读的就是CS

我的朋友, Kunal Mehta.

Photobucket

6 kommentarer:

自由行 sa...

以印度人黎講, 你朋友算係"青靚白淨"類!

做朋友...有時都要講點緣份!

卡臣 sa...

desert
你無肥又無瘦
不過高咗

Desertfox sa...

行姐,
对, 缘分是做朋友和做夫妻不可缺少的.

卡卡,
很奇怪, 本来他是比我高的(180), 但这照片反而把我拍得比他还高.

佚名 sa...

Desertfox:
係咪"咪腳尖"企高啊!

真係難得相遇啊!

Desertfox sa...

佚名,
有可能开心过头咪了腳尖都不知道.

laulong sa...

好,朋友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