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ørdag 26. juli 2014

埋堆(下)


老婆来了挪威生活不知不觉都七年多了,尽管她的生活跟一般的挪威人无异,吃面包,上下班带小孩,有空出去玩,平时喜欢游山玩水。但很奇怪地,她的朋友圈子清一色是中国人。

你说她很喜欢跟她们一起,倒不觉得,一般朋友聚会回来她都说话题间不是说小孩,就是说其他人的八卦。老婆不喜欢讲八卦,就坐在那里听。而且十次有十次都有人迟到,最离谱的是约了两个妈妈,一个迟到一小时,一个迟到两小时。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跟她们一起呢?

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能够体会自己那种远在他乡生活的困难,烦恼,和想法吧。没错,大家要么是来挪威读书然后留下来找工作,要么是认识了一个挪威人然后嫁过来,无论如何,开始的烦恼永远都是学挪威语,找工作,然后生小孩,考驾照。大家一起互通信息,也可以替大家找到捷径。

我明白,以上所有烦恼,我一概没有,我幸运,老爸早早带我来这个国家,我没有语言问题,所以也没有找工作方面的问题,驾照在美国考了去挪威换。也因此让我对老婆面对这些烦恼的时候少了一份同理心和同情心。让她情愿跟她的朋友谈。其实并不是我不帮她,只是我提的意见像一个职业高球手对一个初学者的意见一样,很正确,但不一定管用。

说回自己,既然我的过去和背景跟一般的华人不一样,就不需要执着于寻找其他中国人来交朋友。一切随缘吧。在不同地方生活过,了解世界很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多听听不同角度的分析让我避免过于偏执。尤其是我现在的工作就是要跟不同角色,不同层面的人打交道,排解纷争,所以更需要广阔的视野。

中秋节时候的小区华人聚会,我会参与,但小区组织的秋天派对,也会。不止我得益,小孩也会因为跟不同的小孩玩,而加强他的双语能力。

2 kommentarer:

魔術師 sa...

我沒有讀過有關聯想力的研究,但最近發覺自己的聯想力真的很不按常理出牌,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到這樣的東西.

例如說剛看到你寫有關太太學挪威文的困難時,我偏就想起了尊卡本達(John Carpenter)的經典電影《怪形(The Thing) (1982)》開首,本來在追殺異形的挪威人因不諳英語而被美國探險隊射殺的一幕.

Desertfox sa...

我觉得这个联想很正常。如果我看过那一幕,再看到博文里面所写的东西,我也会有同样的联想。

应该是图案处理信息方面的联想吧,我记得你说过你在这方面比较强。

而我就是对文字和数字(尤其是数字)特别敏感,很多联想都是从这方面出发,情形有点像bone collector里面Angelina Jolie 和 Denzel Washing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