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sdag 23. november 2011

婚礼+游记 part 1: 盛夏的中挪威

今年一下子收到三个红色炸弹,而且婚礼的地点还在三个不同的国家。三个不同的婚礼地点,三对不同国籍的新人,三个不同的婚礼。在这里分成三篇文章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婚礼是在挪威中部的Trondheim举行的。

特隆汉姆(Trondheim)是位于挪威中部的海湾城市,人口是挪威第三多,距离奥斯陆500公里左右。新郎是我的旧同事兼好友,由于新娘的家乡在Trondheim,所以很自然就选了那里举办婚礼。自己则是第一次收到婚礼请帖,所以立刻答应跟妻子出席。自己也很想看看挪威人的婚礼是怎样的。

婚礼是星期六的中午开始举行,于是部分的亲友都是当天早上坐飞机,从奥斯陆出发的话只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算是比较方便。也有其他人是前一天开车出发,开车的话大概需要六个多小时。

下了飞机就去我们下榻的酒店,在飞机上碰到的其他朋友刚好可以一起打车。 酒店一般是新郎给我们安排预订,但房租由我们自己付。这样的安排比较方便他们把客人接送到婚礼举行的地点。到了酒店之后,小睡片刻,换个衣服就准备在大堂集合。一般男人会穿上西装,女的会穿上礼服,颜色方面,不一定要红色,黑色也不一定是不好。挪威人,尤其是新人的亲戚,会穿上挪威人的传统服装。

从酒店坐上一辆预订好的旅游巴士出发,婚礼的地点是城外的一个教堂。当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灿烂但照起来不太热。一路所见的风景除了灰色的高速路之外都是蓝天和绿草。半个小时不到我们就到达目的地,趁教堂正在准备招待我们的时候赶快把新郎拉到一边去拍照。我们一群人还嘲笑他那笑容是步入爱情坟墓之前的最后笑容。


一会教堂里面的工作人员安排我们进去。教堂里面两边的座位由男家和女家的亲戚朋友分别就坐,而新郎,伴郎就坐在教堂台前耐心地等待。在每个人的座位前面都放了一本小册子,里面印上将会宣读的圣诗,圣歌,还有整个婚礼仪式的过程。这个对我们这些非教徒非常管用,而我老婆也可以趁机学一下挪威语(虽然里面的字都是根据中挪威的发音来写的)。还有我看到主持婚礼的女牧师的姓氏跟新娘是一样的,难道她是新娘的亲戚?后来发现原来牧师是新娘的大嫂。由自己的亲戚亲手主持婚礼,想必倍感亲切。

突然间教堂里响起了音乐,是婚礼进行曲,我们都赶紧回头看,发现新娘由她妈妈带领下正从红地毯的一端慢慢的走过来,后面跟着伴娘帮她整理婚纱。我老婆悄悄的问我为什么不是由新娘的父亲领着新娘,其实我也不清楚,但当她们慢慢走过来的时候我发现新娘的妈妈边走边擦眼泪,我想我已猜到答案。

婚礼是根据小册子里面的资料进行的,虽然我不是教徒,但当大伙站着唱歌的时候我们还是尽量尝试,反正不会的话,小声点唱。整个婚礼仪式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之后新郎的未来嫂嫂还出来现场献唱了一曲。整个过程完结了之后一对新人带领宾客们慢慢走出教堂。当新郎走过我的时候示意我听听那音乐,我一听就知道那小子居然用了那利物浦足球队的队歌,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来欢送他们。他们现在真的 never walk alone 了。虽然我是曼联的球迷,但我还是觉得这挺有意思的。

去到教堂外面我们先来了一个大合照,然后一对新人就成了布景板,供各宾客拍照。一会又有旅游巴士来教堂把我们接到去吃晚饭的地点。由于座位不够,我们就坐上新娘哥哥的车,一路上他还给我们介绍那些对新娘有意义的地点。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达那饭店。他们把我和老婆放下之后就要去办点事情,我们就在饭店附近逛逛,等待其他人。

饭店处于一个小丘上,在那里可以看到海(应该说是峡湾)。漂亮的景色,下午的太阳加上一点微风,我心想他们真会挑地方。一会儿新娘的妈妈也到了,她叫我们先进去拿点喝的和吃的,但我们比较喜欢在外面坐着。于是我们就在外面跟她聊天,交谈中得知,新娘的爸爸三年前已经过世了,就葬在刚刚那个教堂旁边的墓地。他生前最疼爱这女儿,刚才她领着女儿走红地毯的时候脑海里面一直想着他看不到自己女儿出嫁,不经意的就哭了。我安慰她说,婚礼就在教堂里面举行,他肯定看到的,而且他肯定会满意这个女婿的。

大伙都来了之后我们就进去饭店。整个饭店由三栋房子组成,最大的这一栋被主人家定下来,今天晚上只招待我们。里面早就摆放了水果,小吃,和香槟(当然也有果汁给不喝酒的人)。隔壁是一个小房子,让所有宾客拍照,然后他们也准备了一本留言书,让我们写上一些祝福的话。我老婆就在上面写上” 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而我就尽量把它翻译为英语。

不知道一对新人去了哪里,但我们在饭店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我们和老婆分别找人去聊天。这样我可以随意聊一些自己喜欢的话题,她也可以找个机会锻炼她的英语和挪威语。到新郎新娘终于到达的时候,宾客们分别站在两边欢迎他们。然后由他们的带领下我们去吃晚饭的大堂。门外有座位图,我和老婆被安排到跟其他外国人一起坐,而且只有一半是熟人。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很不错,一来有机会可以认识新的朋友,而且也不会因面对全桌的陌生人而尴尬。桌面上还有一本介绍所有宾客的小本子,本子里面把每个客人跟新人的关系和一些基本职业或喜好都列出来。可以想象他们真的是花了不少心思。

晚饭非常丰富,而且是我之前没吃过的东西。前菜是鸟胸肉和沙拉,主菜是鹿肉,甜点是chocolate fondant加冰淇淋。在每一道菜之间,都安排了两个人出来讲话,分别是男家和女家的人,有父母,兄弟,伴郎伴娘,也有朋友。他们所讲的话基本上都是围绕一对新人,当中新郎的爸爸和新娘的妈妈的讲话感人至深。新郎的爸爸用了五分钟的时间把自己第一眼看到自己儿子到今天的感觉都总结了,每一句都是赞美的话,表情和字里行间都流露他对儿子的自豪,和他们亲密的关系。心想在父权社会当道的中国能这样在大庭广众下毫不掩饰地称赞儿子的父亲有多少呢? 至于新娘的妈妈所讲的更是感人,她把女儿从小就表现出来的关怀的心,到后来带着这关坏的心去做护士,再用她那关怀的心和护士的专业知识去照顾她那病重的父亲,直到他去世。在父亲去世之后打算离开特隆汉姆去奥斯陆生活一段时间,结果第一件事情就是遇到新郎而且决定在奥斯陆定居,直到今天。连不完全听懂她的话的老婆都掉眼泪了,就连我的鼻子也酸酸的,新娘和其他亲戚朋友就更不用说了。感动之后,就是唱她亲手填词的一首歌,用一首挪威人都懂的歌曲,配上她特意写给女儿的歌词,发了给在座每一位客人一起唱。在婚礼之前我只见过新娘一面,但听了她妈妈的讲话,唱了那歌曲,感觉自己真的认识了这个人。

心想因为一会要喝个不醉无归,所以故意多吃点东西,没想到吃完饭之后才看到有两张堆满了蛋糕的桌子,都是新娘的妈妈在教会里面的朋友们做的。一人做一个,结果十多个蛋糕堆满了那两个桌子,还有两个挪威传统的kransekake。当我正在盘算怎样才能分配肚子里仅有的空间的时候,他们还把结婚蛋糕推出来。就算每个蛋糕吃一口,我肚子都装不下。最后我只能挑三四款自己喜欢的来吃,对巧克力蛋糕没什么兴趣的我,只好放弃了结婚蛋糕。




吃完饭之后就到歌舞时间,一般第一首歌只给一对新人跳舞,之后才让所有人参与。由于我不会跳舞,只好跟朋友下楼去买酒喝。由于女家是教徒,不喜欢喝酒,所以除了晚饭所提供的香槟,红酒和餐后的干邑,其他的酒要各自买。对于我这种几杯酒下肚就醉的人来说,问题不大。回到大堂发现一边已经有人把所有的结婚礼物拆了包装,整整齐齐的陈列在一旁的桌上。每份礼物旁边都有个号码,然后有一个本子记下是谁的礼物,和礼物是什么。桌上有一部分的礼物是新人在Glassmagasinet里面的礼物单里面选出来的。其他的有现金和一些从其他地方买回来的礼物。

由于当天一早起床去坐飞机,第二天又想去观光,所以十二点左右我们就告辞回酒店了。饭店离酒店步行只需二十分钟而且夏天的特隆汉姆这时候天还没有黑(基本上不会完全黑),但众女士由于都是穿着高跟鞋,行动不方便,结果我们打车回去。

第二天下午的飞机,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才去市中心逛逛。顺着河边一路走到特隆汉姆里最出名的大教堂(Nidarosdomen),坐下来享受又一天的阳光普照,到了时间才回酒店收拾行李去机场。

5 kommentarer:

laulong sa...

我在內蒙古看馴鹿時,烤鹿肉賣得超貴,不知你那边會否便宜一點?

文章寫得很細膩,如在目前!

Ebenezer sa...

見你可參加這樣的婚禮實羨慕,起碼吃的,不是千篇一律的乳豬魚翅。

Desertfox sa...

校长,

这里的鹿肉稍微比牛肉贵。大概两百多块钱港币一公斤吧。

Eben,

很多年没吃鱼翅了,现在我反而想吃。但个人对鲍鱼兴趣不大。

卡臣 sa...

Cross cultural 的重任交給你,代表東方人

Desertfox sa...

卡卡,
已被人抢先一步了,请看Part 2